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尤利西斯》的诞生与再生


□ 王 青

  摘 要:《尤利西斯》这部英语文学史上的意识流名作当年曾因被审查为淫秽而遭禁以致诉至法庭,历尽波折方得出版。在中国的社会意识形态之下,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它的翻译,但是,它的第二生命也是来之不易,两位译者也是历尽曲折方将它以全貌带到中国读者面前。在尤利西斯的诞生与再生过程中,审查制度与社会意识形态发挥着不容否定的制约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左右着一部文学作品的命运。
  关键词:《尤利西斯》;审查;社会意识形态
  
  爱尔兰现代作家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1882-1941)从1909年起开始酝酿长篇小说《尤利西斯》(Ulysses),经过长达五年的构思,到1914年动笔,又历经七载,至1921年终于杀青。但是,要把这个寄托了他无限感情和心血的生命带到世人面前,却困难重重,历尽坎坷。
  1918年起美国的《小评论》杂志(The Little Review)开始分章连载已完成的《尤利西斯》,1920年连载到第十三章《瑙西卡》(Nausicca)时被审查为淫秽小说,次年遭禁。1922年,幸得爱好现代主义文学的西尔维亚·比奇(Sylvia Beach)小姐之助,《尤利西斯》得以在法国,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屋一字不删地完整面世。然而在美国、英国以至作家的祖国爱尔兰,《尤利西斯》仍被列为禁书,不得出版发行。爱尔兰作家叶芝(W. B. Yeats)美国作家庞德(Ezra Pound)、艾略特(T. S. Eliot)等倾力支持和大力宣传,终于在1933年12月6日纽约南区地方法庭伍尔西法官(John M. Woolsey)判决《尤利西斯》“没有任何地方会有引起情欲的作用。因此,《尤利西斯》可以进入美国。”(艾尔曼2006:750)这一判决下达一个月后的1934年1月,美国兰登书屋推出《尤利西斯》。两年之后的1936年10月,这一后来证明不朽的名著才终于在英国出版。得知这一消息,乔伊斯高傲地说:“英国和我之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我战胜了。”(艾尔曼2006:780-81)
  半个多世纪以来,西方的“乔学”研究像中国的“红学”研究一样历久不衰。《尤利西斯》为乔伊斯赢得了不朽,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著作”,是“有趣的小说里最难懂的、难懂的小说里最有趣的”,在1996年“兰登书屋”举办的“20世纪百部最佳英文小说”的评选中荣登榜首。
  如果说一部作品经由原创者构思、孕育而生的话,那么,经由译者的创造性劳动,她来到一个不同的语言、社会、文化环境中,就可谓之再生了,译者使原作获得了第二生命。
  《尤利西斯》在西方呱呱坠地的时候,万里之遥的中国读者即已听到回音。1922年的《小说月报》第13卷11号上刊载了茅盾先生对“乔安司”的简介(王友贵2000:79-80):
  新近乔安司(James Joyce)的“Ulysses”单行本问世,又显示了两方面的不一致。乔安司是一个准“大大主义”的美国新作家。“Ulysses”先在《小评论》上分期登过:那时就有些“流俗的”读者写信到这自号为“不求同于流俗之嗜好”的《小评论》编辑部责问,并且也有谩骂的话。然而,同时有一部分的青年却热心地赞美这书。英国的青年对于乔安司亦有好感:这大概是威尔士赞“A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亦乔氏著作,略早于Ulysses)的结果。可是大批评家培那(Arnold Bennett)新近做了一篇论文,对于Ulysses很不满意了。他请出传统的“小说规律”来,指责 Ulysses里面的散漫的断句的写法为不合体裁了。虽然他也说:“此书最好的几节文字是不朽,”但贬多于褒,终不能说他是赞许这部“杰作”。
  从他的不带个人见解的评论来看,当时身在国内的茅盾也许还未曾读过原著 。但是,当年正留学剑桥的诗人徐志摩却是恰逢其会。他以诗人的敏锐悟性和浪漫手法在自己的诗作《康桥西野暮色》(1922)的序中这样赞誉《尤利西斯》:
  这部书恐怕非但是今年,也许是这个时期里的一部独一著作,他书后最后一百页(全书共七百几十页)那真是纯粹的“Prose”,像牛酪一样润滑, 像教堂里石坛一样光澄,非但大写字母没有,连,。……?:——!()“ ”等可厌的符号一齐灭迹,也不分章句篇节,只有一大股清丽浩瀚的文章排傲而前,像一大匹白罗披泻,一大卷瀑布倒挂,丝毫不露痕迹,真大手笔。
  也许是由于作品的深奥难懂 ,也许是出于目的语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审慎考虑,《尤利西斯》的汉译本,如:俄译本 一样,最初也是以选译的方式进行的。最早刊载《尤利西斯》译文片断的刊物是学贯中西的文学家林语堂于1940年创刊的《西洋文学》(Western Literature) ,该刊在1941年推出“乔易斯特辑”,刊有乔易斯像、诗歌、短篇小说《一件惨事》(A Painful Case)和《友律色斯》(Ulysses)的三个片段 ,以及爱德蒙·威尔逊(Edmund Wilson)的《乔易斯论》(张芝联1995:128-9)。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