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井


□ 刘万里

  

  山坡上有口井,这是口百年老井。

  老井四周住了五户人家,共用一口井,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相处得也不错。后来,年轻人外出打工,挣了钱,这五户人家陆陆续续搬走了,在坡下平原公路旁修起了小洋楼,吃上了自来水,这口老井自然就废弃了。周围更是杂草丛生,蟋蟀鸣叫,一片荒凉。

  七婶每次去坡上自家菜园摘菜或打猪草,路过这座老井,她心里就毛毛的,有股阴森森的感觉,她每次都加快脚步从井旁跑过,仿佛井里有鬼。

  井里没鬼,她心里有鬼,这个秘密她一直深埋在心里。

  那天,麻婶的鸡跑到七婶的菜园里糟蹋菜,七婶扬起石头打死了一只鸡。就为了这一件小事,麻婶跟七婶吵了架,最后还打了起来,麻婶人高马大,又年轻,七婶吃了不少亏,脸被抓破,衣服被撕破,还遭到麻婶语言的羞辱。七婶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越想越难受,就寻找机会要报复麻婶。

  这个机会终于等来了。

  这天傍晚,七婶看见麻婶的小儿子铁蛋在井旁草丛里捉蟋蟀,四周没人,周围又是玉米地和大树环抱。麻婶的小儿子可是麻婶的宝贝,前两个都是女儿,好不容易生了一个男孩,只要灭掉这根“独苗”,这对麻婶将是致命的打击,因为麻婶已做了结扎手术,再没机会生男孩了。七婶越想越得意,她走了过去: “铁蛋,干啥呢?”

  铁蛋说:“我在捉蟋蟀。”

  七婶看了看四周没人:“你快过来,这里有只大蟋蟀。”

  铁蛋高兴地跑了过去,说: “在哪呢?”

  七婶说:“在井旁的草丛里。”

  铁蛋弯着腰轻手轻脚走了过去,离井口只有一尺之远,站在旁边的七婶突然伸出双手一推,铁蛋一个趔趄,栽进了井里。

  七婶匆匆回家,站在院子里,跟路人聊天,她要造成她没作案时间的假象。

  夜晚来临,铁蛋还没回家。

  麻婶急了,见人就问:“见到我家铁蛋没?”

  “没有。”

  有人说:“该不会出事吧?都这么晚了。”

  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开始寻找,茅房、堰塘、河坝和坡上都找过了,还是没见铁蛋。七婶也加入了寻找的人群。

  第二天,村长提议排查水井,他们将这口十几米深的老井里的水抽干了,看见了铁蛋的尸体。

  麻婶早已哭成了泪人,瘫软在地上。

  有人报了案,警察勘察了现场,调查走访了几户人家,当时警察也调查了七婶,也没发现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慎失足掉进了井里,这是一起意外事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通俗小说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通俗小说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