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动了我们的生活


□ 磊 子



贫穷就像是一根鞭子,常常抽打着我,使我不得不像一头牲口那样拼命地往前奔,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到底在哪儿。
前两天我爹又从家里打电话来了,他说我妹妹在南方那家工厂打上时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浑身无力四肢麻痹,如今正躺在深圳的一家医院里等着家里拿钱去动手术呢,最少也得两三万块钱。可是,我上哪儿去给她弄来这么多钱呢?我虽然平时并不缺钱花,隔段时间还能给家里寄个三百五百的,可那些钱都是林亚蓉的,没有一分一厘是真正属于我的,现在要让她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她会同意吗?
说实话我已经打算和林亚蓉彻底分手了,只是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林业蓉是个比较难缠的娘们儿,我现在对她一点点感情都没有,真的,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自从认识春红以后,这种感情就更没有了,我还年轻,总不能守着这样一个半老徐娘过一辈子吧。虽然她很有钱,但我也不能卖给她呀,我有我的生活,未来是属于我和春红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林业蓉是在福满楼酒店认识的,那时我还在福满楼当服务生,一天到晚低三下四累得臭死却挣不到几个钱。林亚蓉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气质不凡的娘们儿,浑身上下仿佛每一根汗毛眼里都散发出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这样的女人在我们这个不算太大的城市里并不多见。因此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断定这不是个普通的娘们儿,不是那种挥金如土的富婆就是那种自命不凡的官太太,而事实上我的判断一点都没错。那天和林亚蓉一块喝酒的是几个跟她年纪差不太多的娘们儿,都有些疯疯癫癫的样子。有一位穿着背带裙子嘴唇涂得血红的女人自称是爱情诗人,还当场送给了我一本她白费出版的诗集《爱是一朵带雨的云》;另一位胖胖的眼皮浮肿的娘们儿据说是西城市的著名小品演员,曾因为成功地扮演过一个半疯不傻的女人而获得过全国小品人赛雷雨奖;还有一个不阴不阳的女人,烟瘾特别大,吞云吐雾的,林亚蓉说她是什么报社的副总编。反正都是些挺有身份的人。后来她们喝多了就叫起了卡拉OK,什么《心雨》啦《萍聚》啦《爱上—个不回家的人》啦等等,简直是一片的鬼哭狼嚎。在这几个女人中,林亚蓉的嗓子应该说是最好的,但她唱的那些歌我一首也不喜欢,都老掉牙了。与其说我当初是被她的歌声吸引了,倒不如说是我被她胸前那对饱满欲滴的大奶子吸引了,其实成熟的女人就像成熟的桃子一样,总是让人有一种想尝一口的欲望。更何况那时候我青春勃发性事萌动满身的荷尔蒙正无处发泄呢?就这样我们一见钟情一拍即合在一起厮混了两年多,虽然偷偷摸摸掩耳盗铃倒也相安无事波澜不惊。有一次我曾问她像我们这样长期鬼混在一起她丈夫难道就没有一点觉察吗?她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说他正巴不得呢,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他天天都应付不过来呢,哪儿还能顾得上我呀。听了这话我暗暗感到有一种释然,原来我们彼此都只不过是在拾遗补缺罢了,她需要我的身体我需要她的金钱,我们各取所需各有所图,谁也不欠谁的,倒也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应该说这两年多来我们相处得还可以,看得出来林亚蓉毕竟是个受过一定教育的女人,而且长期不懈地追求时尚附庸风雅,气质还算不错,谈吐也还不俗,虽然徐娘半老,但也风韵犹存,尤其是她花钱时的那种随意和浪漫的风度,常常让我有一种惊心动魄叹为观止和痛不欲生的感觉,在此之前我还真没见过有谁可以像她这样随随便便乱糟蹋钱的。记得我考上县高中那—年的春天,父母亲为了给我凑齐所需的学费,愁眉苦脸长吁短叹整整折腾半个多月,求爷爷告奶奶找遍了四乡八村所有八个子能够得着的亲戚,才好不容易借来了三千块钱。当他们捧着那堆用手巾包着的零零散敞的票子,像捧着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放在我面前时,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的心在哆嗦,我的鼻子在发酸,我的眼泪涨满了眼眶却被我硬撑着没有落下来。妈的,我恨这些钱,我恨这世界上所有的有钱人,他们让我活得连一点点可怜的尊严都没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