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念奴娇


□ 吴 君

  一
  
  深圳昨夜下了场暴雨,不少路面出现了积水。水上浮着几只蓝色、绿色的拖鞋和塑料袋。这导致皮艳娟一万块钱买来的旧奥拓开得无比艰难。在交警眼皮底下,她兜了几次圈,还都是人流车流。最后,她只好顺着前进路分岔的一条小路拐了下来。
  直到保安员递给她一张卡,并问去哪栋的时候,她才缓回神。不知不觉,她跑到了八区新安湖花园。
  这是她最早的根据地。有段时间,她经常梦见这里。有一次,还梦到了梁总,满脸的血。她被吓醒了。现实里,她不愿意来到这个地方。说白了,这个地方有她的往事。对一个女人来说,并不是所有的往事,都愿意回忆。如果有办法,她希望永远离开这里,甚至是这个城市。
  八区已经变成了那种被物业公司承包的小区。在过去,这里四通八达。现在只有一个进口和一个出口。看着变旧的房子和路上陌生的人,皮艳娟心情复杂。曾经的两年,她住在这个小区两房一厅的公寓里。客厅对着马路。马路旁边是深圳和宝安之间的铁丝网。透过网眼,她可以看到城里的人走来走去。铁丝网下面盛开着成串的大红花。那种花除了红,根本没有特点,听人说,有些老人愿意用这种花避邪。花连名字都没有。它们就像是野草,开得到处都是。
  夜深的时候,她会出来散步。散步的时候她会停在那些花的跟前,蹲下来,而不是采摘。她愿意在夜晚这样看着它们。看着那顽强的几朵,顺着生了锈的铁丝,一直爬到墙的最高处。最高处装了电网,防止那些没有边防证的人爬过去。
  散步的夜晚是想家的夜晚。如果不是为了供哥哥读书,她不会冒这个险,一个人跑这么远。想家的时候,她会哭。直到哥哥没了工作,全家人也来到这个城市,她才不哭了。
  皮艳娟先是在工厂,后来才到的夜总会,直到遇上梁总,才停止了一段时间工作。梁总给她找了这间房。他来得不多。有时一周来一次,有时一个月来一次。他不喜欢说话,经常坐在床边发呆,不然就是拉着皮艳娟一只手臂沉沉地睡过去。他有时会做噩梦,把皮艳娟的手拉得生疼。
  5点钟之前的小区停了许多车。有些老人坐在石阶上,休息或是打盹儿。新修的几个矮矮的双杠和摇摆器上,有老人带着小孩子在上面。皮艳娟开得很慢,她静静地看着这些。
  想不到,快到出口的时候,她见到了一个面孔,是郑姨。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人了。
  郑姨老了很多。但那双锐利的眼睛没变。尽管眼睛的四周布满了深深的皱纹。
  “这份手续不合格,来的时间还不够年限。”这是郑姨当时的话。那些话,在她宽敞的办公室里回荡。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皮艳娟昨晚送过去的进口苹果和奶粉,还有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郑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两个来办事的人。
  “如果能报个名,就给他一次机会吧。”皮艳娟恳求着。
  “你想让我犯错误是吗?你这个北方的女人,根本就是不懂原则。不是什么公司都能要这种人的。另外,请你把这个也带出去。”郑姨把袋子扔到地上,有一只苹果滚出了很远。那是美国进口的蛇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