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居图


□ 鲁 敏

  1

  舒宁一直盯着他。他到现在都没有看她一眼,这说明他肯定也认出她了。过去多久了?总有十七八年了。太意外了,这是此趟小城之行的赠品吗?

  他头发少了些,笑的时候,嘴角的皱纹如一对书名号;肩膀也变宽了,像落上了厚厚的时间的灰。舒宁心中叹息,同时也想到他眼里所见的自己。唉,初恋不宜再见哪。当然,他大样子还好,贴身的猎装外套,脖子里搭着藏青色围巾,在一圈土豆南瓜般的官员之中,显得殊为不同。小小的展厅里,他字正腔圆地向“各位尊贵的领导、来宾”们介绍小城历史沿革与地貌物产,喉音在胸腹部形成回音,所配的手势与身姿极其投入,好像这是一场为他度身定做的小剧场话剧。追光灯下,他正进行着一场解构主义的独白表演,所有这些在场者都只是藉藉无名的群众演员——简直就跟从前一模一样,大学社团的新年演出,他立于舞台中央,台下的目光爱慕地追随着他。

  事实上,像任何一个这样的场合一样,众人松垮地侧头各自交谈,有几个忙着交换名片,另一些在手机上看微博——人们会在所有的时间地点看,包括马桶上,甚至做爱时吧。舒宁也在看,因为不愿一直盯着他。他“汇报”完毕,主持欢迎会的文化馆馆长一挥手让他下去,“不,等一下。”馆长想到什么,一勾指头.他复又退回,附身上前,馆长掩嘴跟他小声说了什么。他出去了,稍后重新出现,搬来一箱当地特色饮料:罐装酸枣汁。

  他为大家递送酸枣汁,身子半向前俯着,脸上带着推荐般的笑容……他走近到她跟前了,舒宁感到脸皮像被大风吹来,绷住了,干巴巴的。这些年,她曾设想过若干回,如果再见面,该是怎样的场景,吃饭还是喝茶,对面坐还是同排坐,第一句说什么,等等。这些细致的想象中,她似已跟他重逢过若干次了……她赶紧垂下眼皮翻看一本宣传画册,余光看到他在桌上放下酸枣汁。他手上有戒指一闪。当然,她早知道他结婚了。

  一位副县长嗯嗯啊啊地开始介绍关于“城市纪念馆”的项目规划,领导如何的重视,怎样了不起的规模,多么牛的前期策划等等。舒宁仰着脸直点头,但完全走神了。没关系,不管他介绍些什么,她所在的集团都会包圆了所有的投资,这个才1500平米的纪念馆是个不值一提的小项目,集团只想拿来表示对当地文化的热爱,而县里也正需要他们表现出这种高雅的样子,以便于他们“信任”地把另一商用地块以“公开招投标”的方式签给集团……这里头有点小名堂,但并不离谱。

  只是没想到竟会因此与他重逢,当然,项目正好在他老家……可几年前,她拐弯抹角从师兄处打听他消息时,他仍然在市话剧团,已从资深龙套熬到男三号了,有时还是男二号B角。有一出他参演的剧目,拿到过政府奖,虽然剧名肤浅得像喊口号。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老家了?看样子定居下来了,还客串起这种解说员,怎么搞的呢这是?

  晚宴吃得很活泼,几杯酒下去,文化馆那几位的艺术细胞全都痒痒起来,也是为了表示待客热忱,黄梅戏、蒙古舞什么的都来了,甚至有人唱起“道情”——还是小时候过年时,看到穿长衫的倚在门口,荒腔走板地来上一段,现在重新听来,更添一种物非人非的流逝感……舒宁听着“道情”,一边暗中注意着他,他跟秘书、县报记者、宣传干事什么的坐在一桌,兴致不错,不时劝酒,真诚地替某个一饮而尽的人拍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