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鹰 笛(外一篇)


□ 阿拉旦·淖尔

1

草原天生就是产生爱情的地方。当有一天阿爸带着我们全家,赶着羊群游牧到祁连山深处黑河上游的时候,我遇到了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老牧人。他像一只老迈的苍鹰,在石头上站成了一个金属般雕塑
他,就是我要说的索拉老人。

2

索拉老人坐在河边的一堆石头上,他的面前是奔腾不息的黑河。那时候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山顶上了,河对岸的一个山包上,是一座牧人们祭天的敖包,敖包上彩色的经幡在夕阳下随风飘动,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庄严而肃穆。让人不得不相信,正是这神奇的敖包,守护着我们美丽的草原。
就在我准备赶着羊群向着帐篷的方向回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笛声。笛声里有着深深的悲切,有着痛苦的思念,当然也少不了一丝淡若轻岚的惆怅和迷茫。那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听到的是什么声音,我在草原上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它虽然轻柔缠绵,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它一旦钻进你敞开的耳朵里,就会有一只无形的手伸进去,把你的心牢牢地抓住,想跑也跑不脱。
我巡着声音回头望去,好容易才看见远处那个分不清面容的老人。夕阳的余晖已经把他的身影涂抹得五麻六道,看上去像一只兀自而立的、受伤的大鸟,非常奇怪,也有几分恐怖。
那个黄昏,我只是对这个孤独的老人产生了好奇,直到好多天以后的一个天上飘满云朵的正午,我才知道了老人的名字——索拉。他手里那个一吹就能发出声音的东西是鹰的翅骨做成的,叫鹰笛。

3

那一年我们的帐篷从遥远的八个家草原移到了黑河岸边;黑河是我们裕固族草原上最壮观的一条河流,它从走廊南山与托来山对峙形成的巨大峡谷里狂奔而出,带着雪的豪情与山的壮美,一直流进草原的心脏。遇到旱年,我们家乡的草场不行了,阿爸就带着我们全家,赶着牛羊来到这里。黑河总是不会叫牧人们失望的,如果不是那一年天旱,或许我就永远不会遇到索拉老人了,更不会知道我们裕固草原上还会有这样一个为人的爱情故事。
索拉老人原本魁伟的身体已经像风地里的牛肉干一样缩水了,他黑色的脸上爬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他的十根指头一攥,活像一对已经风干了的雪鸡爪子。他手里是一根半尺多长,已经磨得油光发亮的鹰翅骨做成的笛子。我奇怪这样一个平常的东西居然能发出金属一样的声音。我被老人的笛声莫名其妙地感动着,有几次还在不经意间流下了傻乎乎的眼泪。
我来到索拉老人身边,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傻丫头,你小小年纪的,哭个啥哩嘛!
我说,听着听着反正就哭了,好像你的笛子在对我说些什么。
索拉老人把目光投向河对岸,那里是一片空旷的大草滩,更远处的山上松林密布,与蓝天形成一道显明的分界线。索拉老人并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而是接着说,是的,它是在说着什么,它已经说了快四十年了,它说的是一个没有办法说出来的爱情。
我第一次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口中听见了“爱情”两个字,脸立刻就羞红了。

4

后来,索拉是这样说的。他说: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这片草原就是我们部落的夏牧场,我每天来这里放羊。有一天我坐在这里吹笛子的时候,看见河对岸走来了一个姑娘。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笛声吸引了她,哦,不,肯定是山神把她送来的。她汲了一桶水,却并不急着走开,我就站起来,把笛子吹得更加响亮。从那一天起,我的笛声一响,她就从远处的帐篷里走出来,背着笨重的木桶来河边汲水,那个夏天河水格外大,河面格外宽。隔着河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心里知道,她一定是这草原上最美的女人。我向对岸喊一声,声音传不到对岸就被涛声淹没了。只有这支鹰笛的声音能够穿过巨大的水声。羊在草滩上吃草的时候,我们就隔着河相互对望着。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就跳进河里,想游到对岸去。没游出十步我就被大水冲走了,她在对岸尖声呼叫着顺河水往下跑。冲了近一里,我挣扎着抱住一条树根才上了岸。那时候再听她的声音,都已经哑了。我告诉她,到了冬天河水封冻的时候,我一定过河去找她。她向我挥动着红头巾,把我眼睛都烧花了。
我们就那样苦熬了整整一个夏天,秋天到来的时候,我们部落就要转入冬牧场了,那天我们的驮牛驮着帐篷启程的时候,我发现河对岸她们部落的帐篷也在前一个夜里悄悄地搬走了。
那个冬天我常常骑马从冬窝子来到这里,然后踩着河面上的白冰到河对岸的草滩上去,可我没有找到她。我等了整整一个冬天也没有再看见她挥动的红头巾。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我骑着马早早来到了这里,怕她看不见听不见,我用石头垒了一个高高的石堆,就是这个石头堆。我每天坐在石头堆上吹这支鹰笛。春天过去了,夏天也过去了,秋天和冬天也紧挨着过去了,我再也没有看见她来河边汲水,再也没有看见她们部落的羊群和她家吊着花门帘子的小帐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