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就是生活(四)


□ 韩怀远

阿涅丝

阿涅丝今年三十二岁,一个很有个性的小女人,是我的朋友。
差不多十年前我们就认识,那时候阿涅丝是艾克斯—马赛第一大学的学生,兄弟我在那里任教。那年暑假刚放假,也是阿涅丝大学毕业的时候,阿涅丝请我跟太太去她爷爷奶奶家作客。法国人做事喜欢自自然然的,在校期间不希望跟老师有什么特别的来往,免得别的同学说想要个好分数。
阿涅丝那时不会开车,所以她是跟男朋友杰姆斯一块儿来接我们的。杰姆斯的个子也不大,样子有点像村里的小伙子,朴实热情。
阿涅丝爷爷奶奶住在一座叫PORT DEDUC的滨海小城。两位老人可真会选择住的地方,一座两层小楼就在海边,海浪一波一波缓缓地拍打着沙滩,就在眼前。坐在客厅里,海风吹拂着白色的窗纱,送来淡淡的海腥味儿,浸入肺腑。
法国人家里对于相互间的称谓不是很在乎,杰姆斯跟阿涅丝的爷爷奶奶都直接叫名字,显得很随意。到吃午饭的时候,两位老人打发杰姆斯去楼下不远的地方买海鲜,不大一会儿,小伙子就用托盘端来一大堆。也就是那次,咱跟太太两个地道的北方人才真正品尝了那绝鲜的牡蛎。
第二次看见阿涅丝跟杰姆斯在一起是在照片上,长城上,杰姆斯从身后紧紧抱着阿涅丝的腰,伸着头,两个人脸贴着脸。
年轻人的爱,来似闪电,去如流星,从中国回来不久,阿涅丝跟杰姆斯就分手了,看来抱得再紧贴得再近都不顶事儿,也许当时在北京应该看一场《梁山伯与祝英台》。
阿涅丝的第二个男朋友是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的职员,小伙子毕竟是石油行业的,那小头儿油光油光的,就连那身黑色西服也闪着亮。这石油公司的小伙子应该说是有一手,跟阿涅丝在一起住了不到半年就让阿涅丝生了个孩子,从时间上来讲似乎短了点,弄不好两个人住一块儿之前就有过一次,你说都是聪明人咱们怎么当初就没掂出这个窍儿呢?
国际石油价格变化莫测,道达尔石油公司那小伙子在孩子不到两岁的时候离开了阿涅丝,当然孩子得留下。那小伙子人长得还可以,但有件事儿做得不地道。小伙子当初跟阿涅丝没有结婚手续,所以走的时候也不用费什么事,问题是孩子是两个人生出来的,从道德观念上来讲应该承担点抚养责任。可那小伙子耍赖,说他没钱,周末把孩子接过去一天可以,但定期支付费用不可以。
算了,跟这种没出息的男人计较那个不值得,他如果自己觉得好意思就让他这样轻轻松松活下去吧,阿涅丝决定不予追究。可是这事情还没完,就像那原油价格一样,它还没升到顶儿。
去年入夏前,阿涅丝家里出了件大事儿,她爸爸没了。阿涅丝的爸爸去世前是法国南部蓝色海岸所在地区渔业协会的总代表,定期去巴黎和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开会,平时则驾船捕鱼。多少年风里来雨里走都过来了,没想到在参加一次朋友聚会时心脏病突发说走就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