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野(三篇)


□ 张佐香

绿野(三篇)
张佐香

  与草有关
  
  人与草生死相依。《圣经·创世纪》载:“上帝在第三天造出了草。”上帝说,地要发生青草,于是青草出现了,上帝造物用了六天时间,第三天便造出了草,足见草的重要。
  我对草怀有极其深厚的感情,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看见草就有一种亲切而温暖的感觉从心里涌动出来。我会蹲下伸手去触摸它们,竭力翕动鼻翼,呼吸草的清香。如果是整片的草地,就会引起我的冲动,让那片绿茵茵的草,举着自己从草地的一个尽头撒着欢儿滚到另一个尽头。
  我的家乡是一个盛产水草的地方。春风的手抚绿了青草,村前宅后塘畔,甚至院中墙缝上都生出绿草来。村子的西边是一大片一望无垠的青草地,那是天然的放牧场。迎着红艳艳的朝阳,我牵着牛儿挑选肥美的青草。太阳底下一大片青草缀着露珠,晃动着绿脸,有涉世之初的嫩绿,有天真明媚的浅绿,有成熟性感的墨绿,有醉醺醺的酽绿……人间的绿有多少种,就能在这儿找到多少绿。层层叠叠的绿色在光与影中颤抖着、张扬着,惹得我的心躁动不已,似乎也要长出一株绿草来。牛儿在我周围安静地啃食着汁液横流的草儿,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富有音乐的节奏。草儿们被采食的时候是欢欣的,反正几天之后又是一株好草。
  小草易生,大树难成,自然和人生暗合。有个词语叫“草民”,是专指底层的黎民百姓。他们卑微似草荠,被人轻视,受人压迫,苦不堪言。我认为世俗地位高低之间是互动的。至于苦乐,达官有达官的乐亦有达官的苦,草民有草民的苦亦有草民的乐。草中也有贵族。居住在城市豪宅庭院里的草儿是为他人活着而活着的,且要承受工业污染。足球场上的草虽出身名门,身价高贵,却专为践踏而长。乡村田野上的草,才是真正的草,它们不计名利铆足了劲,肆无忌惮地长,恣情率性地绿。
  草作为一种生命形态,给人类昭示了弥足珍贵的儒心、道心、佛心。草儿细长的叶子沐浴风云雨露,吸纳天地之气,酿造营养,输送给自己的母体。圆融的茎,向四方纷披的枝叶,承八面来风,天光云影,兼收并蓄,滋养得葱葱茏茏。此乃儒家的积极入世。草儿顺承天时,自由生长,不怨天尤人,遇到砖石,则从缝隙中探出头来,长在偏僻处,也自得其乐,毫无怨言,无攀附之意,无所恃故无所失。长至一定的高度,便向地面披拂,画出美丽的绿弧,因而亦无风摧秀木之忧。盈虚相济,俨然道家风范。草儿心许大地,憋足劲将根往土壤最深处扎去。它心守一方热土,护其根。根乃其心,根不绝,心不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华严经》中有个偈子:“学道先须细识心,细中之细最难寻。个中寻到无细处,始信凡心是佛心。”草儿以天地之心为心。此乃佛家的大智大悟。

  草儿的经历比任何人都丰富,都惊天动地。生长在长亭外古道边的草儿,迎来了又送往了一茬一茬的人们。草儿首先迎来的是庄子。《庄子》这一只从草丛里孵出来的思想的青鸟,使他名声大振,成为贯穿历史思想界的一颗亮星。接着走来的是白居易和陈之昂。他们面对萋萋芳草,俯仰顾盼,低吟长啸,把公差忘了,在王朝之外,成了诗人。刑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嵇康和金圣叹把感激的眼神投向了车轮下的草儿,在人生的末途,不远万里遥遥相送的是绵绵的绿草。战车刚停了下来,无数温柔的草举起手来,想收缴寒光闪闪的利器。可是草民的力量太弱小了,它们只能以温情脉脉的绿色覆盖英雄的坟墓。
  渺小纤弱的草儿是镶嵌在大地上的生命之眼。它的内里积聚着力量、光辉、智慧和美。如果有来世,我要做一株田野上的草,面对宛如流蜜的绿色大地,头顶蓝绸缎般呼啦啦展开的天空。这是多么美好的来世啊!
  
  青菜胜花
  
  青菜本是寻常之物,比不得玫瑰牡丹,那都是入诗入画的;也比不得梧桐芭蕉,那都是入词入文的。可“青菜”一词中,却安放着我的精神家园。此生,身心皆为青菜所安,所谓“咬得菜根,则百事可为”。
  毛茸茸的太阳趴在天上,孵一只叫做春天的小鸡。母亲沐着暖阳走进菜园,握着锄头掘土,然后在深翻得暄乎乎的土上撒上菜种。朗朗的日光照耀着,夜雨陆陆续续来了几次,地盘上盛满了无数颗鲜绿鲜绿的小星星。青菜苗幼小得不可思议,细长的茎纤弱如发丝,孱弱地弯曲着竭力顶住两片绿叶,在风中万头攒动。我不忍用手去触摸,只能用心去感受。
  青菜是园中最美的一景。清晨,我一骨碌起床跑进园子里看青菜,美上一回。不经意间,青菜已穿起了绿绿的裙衫,一件一件展开来给园子看。孔雀美在开屏,青菜美在展叶。上足夜水,叶片上滚动着露珠串,青茎绿叶竖起来,显得格外丰盈。眉清目秀的姿态,像个小仙子。
  母亲说,三天不吃青,两眼冒金星。我们家的饭桌上几乎天天有青菜汤侍候。青菜汤简单至极,味美至极,所谓本味至味。先将青菜洗净,在菜茎上“咔嚓咔嚓”切几下,保留完整的菜叶。往锅内倒入少许的油、盐和切成米粒状的姜与葱丝,爆炸后,加水烧开,放入青菜,小焖片刻,即可出锅。温润而细腻的青花瓷碗里盛满漾着盈盈绿意清澈见底的汤水,顶上很随意地轻轻浮了几张鲜活水灵碧澄澄的菜叶,叶片缓缓地舒展着,闲云野鹤般悠然,让人想起纤弱清秀的女子身穿一袭映着小绿碎花的旗袍,油亮的发髻上斜插着玉簪,也是碧澄澄的绿色。一碗清清淡淡的菜汤,氤氲着亲切平和的气息。喝下汤后,心灵中亦洇入了与世无争的冲淡与敦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