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匪李响和人质刘玉秀的故事


□ 华 夏


土匪李响劫了村妇刘玉秀,李响屡屡想占有刘玉秀却一直未得逞,直到弱小的刘玉秀把子弹打进李响的眉心里。弱小村妇竟然能够绝地反击,这当中有何秘诀呢?
李响是个土匪。
土匪之间一般井水不犯河水,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一杆子势大,就要欺负势小的,这种情况也有。势小的如果忍了,也就算了,如果不忍,那就打起来了。假如两杆子势力相当,就尽量谁也不惹谁,敬而远之。有了利害冲突的时候,就谁也不服谁,打了起来。当然他们谁都不愿打起来,两败俱伤,对谁都不好。这时他们就要找一个中间人撮合,和和稀泥,退一步海阔天宽,也就算了。
据我大爷说,二十一杆子土匪加起来有三百多人,他们把一支五十多人的鬼子的队伍,包围了。那伙鬼子去乡下扫荡,又抓鸡,又玩花姑娘的,折腾了一整天,晚上高高兴兴往县城返的时候,路上被二十一杆子土匪包围了。那仗打了整整一夜,因为装备不行,土匪的队伍损失惨重,近一半的弟兄阵亡了,受伤的还有不少。鬼子的队伍损失也很大,天亮他们收拾战场的时候,发现了四十六具鬼子的尸体,跑掉的不到十个。
那次恶战以后,县里的土匪从二十一杆子变成了十三杆子。其中有六杆子“全军覆没”,有的只剩下了一两个人,就投奔到别的杆子里去了。县内的土匪虽然少了近一半,因为从鬼子的手里缴获了很多像样的武器,所以装备却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在我的家乡,就有两个男人,他们没有了双脚,只能跪着走路。这两个人就曾经作为“肉票”被绑,家里的赎金送晚了,结果两只脚就没有了。就这么简单。其中的一个连双手都没有了,另一个双手还在。双手还在的那个,当然是家里的赎金送得稍早些。没了双脚和双手的那个,因为他的家里是在撕票之前送去的赎金,否则连命也没了。
土匪们绑票,都是有目的的。他们绑的都是那些能拿得起赎金的人家。绑错了,不但得不到赎金,还白白杀了一个人。土匪也不愿轻易杀人。杀人毕竟不是杀猪,没仇没恨的,杀人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不愿意绑错但还是会绑错,错了怎么办?错了就错了,错了也不能认错,也不能后悔,撕掉就是了。谁都不想杀人,可没办法的时候,手下绝不能含糊。要不就不配叫土匪了。
“豺狼”是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土匪组织,人不多,却个个年轻力壮。李响是“豺狼”群里的骨干,不论是杀人还是放火,都不含糊。他们是县内二十一杆子土匪里势力较小的一股,只有两支像样的长枪,一把盒子炮,还有一支是火枪,打兔子的那种,不过要是打人,威力也很大。剩下的就是大刀和农具了。他们是从“野猪”里分离出来的。
“豺狼”的老大,原来是“野猪”里的二把手,因为很多意见和一把手的不统一,一下子就掰了,于是拉出十几个人单干。这下子,平起平坐了。“野猪”被抽走十几个人,还有三十几个人,十几条枪,并没伤了太大的元气,还是土匪里势力较大的一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李响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