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步行之美


□ 李 晶



在韩国,我们待的地方位于朝鲜半岛的紧西南角,属于多岛海区域,同时这里紧挨着全罗南道的木浦市,处在这个港口城市的近郊地带,划归灵岩郡。像这样一处城乡结合的地方,对我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我虽然并不反对现代文明,却对物欲峥嵘的城市多少有了些厌倦。有时就希望着最好能远离它,而去乡野和山林中寻得一份天然的美,一份清闲的静。这真是长期以来心驰神往的梦,没想到这样的梦竟会在韩国变成事实。
这地方环境十分好,尽管相邻的几条公路使用率极高,声音吵闹,但是绕开它们,向着附近的田野和深部的山林走,一会就觉得闹声淡远了。因为清脆的鸟鸣将它们转换掉了,深幽的草木将它们吸收掉了。林野间的一切是那么详和宁静,好像与那奔忙的公路全无关联。而在那潮湿清新、纯粹而强劲的原始香气中,又默默生长着多少盎然的生命!当我独自徘徊游弋,常会大惊小怪地着意于僻静小路上那各种各样的目击物。小而近的东西,譬如一片小红灯笼似的野草莓,一丛笑脸相迎的太阳花,一只扑通入水的绿青蛙,一条谨慎溜过的大花猫,以及鞋尖触到的窈窕的螳螂,肩上扑扇的奇艳的粉蝶,头顶惊飞的绝妙的黄雀……大而远的景致,我最看不够那环绕着灵岩郡的白鹤栖居的海、围拢着三湖面(韩语中的“面”,意思是乡)的野鸭欢聚的湖……这一切一切对我来说皆属首次相遇,无不令我恍觉人世初见而满心喜悦。
稀罕的景物如此空前集合,我觉我的时间精力必须与之相配。因为它们是那么好,我不能够怠慢它们,而我不怠慢它们的方式,惟有在步行中亲近。我很快就对这步行上了瘾,并且还特别识得步行的好处。我发现,只有在简慢的步行中,才能充分安享那众多的生机勃勃的奇遇。我觉得现在完全可以这么说,汽车代表速度,可是,步行代表美。
韩国十几年前开始普及汽车,因此非常重视交通,勤于筑路,多么偏僻的山野间也会见到坦路盘旋。这些坦路铺着灰色碎石子,一尘不染,少有人迹,尽可以从容漫步。又因为尽是起伏的坡地,一处处农舍便一览无余先入视野。它们散居于四周,以现代式的红顶蓝顶的两层小楼居多,看去风格热烈鲜明。也有些还保持着一份古气的传统瓦屋,外观跟北京四合院中的老房子有一点像,青色起脊的瓦屋顶上挑着飞檐,看着厚厚的,有稀零的草棵在泥缝中摇曳。每家的拉门台阶旁边,总有酱色的泡菜坛子排列成行,圆而发亮的坛肚子大小不等,一律在坛口上扣一只黑石碗。台阶前泊有汽车,在太阳底下耀出来精良的光。而他们家家都不筑院墙,只以竹林或者果园来代替,果园中有樱桃树,柿子树,以及无花果树。
当我第一次见到成熟的红樱桃,像红玛瑙似的坠满在与我等高的小树上,禁不住喜爱想掐下一颗又觉不妥,只在脚边拣了两粒落果,一尝,真鲜甜极了。这时那家院内拴着的黄狗叫起来,仅只汪汪两声便复平静。我转身走开,又见这家人在房舍后面挖了一方池塘,池塘宁静,水中一只洁白的鸭子正悠悠浮着,见我过去,它呷呷地也叫一叫,神气像是笑似的。
农舍的主人都是辛勤的农夫和农妇,白天他们遥遥相距着在田里劳作。劳作起来时间是那么长久,姿态是那么静默,让我想到躬耕和静修甚至和写作也是十分相像的,有时不经意间忽然望去,还以为他们是那田地里一尊尊固定的石像。
我注意到五月里是农家最忙的时节。这一天上午,刚见到一块蒜地收获完了,到傍晚时再过去,发现那块蒜地已被收拾得规整之极,农夫推着一架小型机器,正在一垄垄地盖紧了打着小圆孔的黑色塑料膜。可以估计过不了多久,准会有小苗儿从那塑料膜的小圆孔中欣欣向荣地钻出来,就又是一片湛绿的菜田了。与此同时水田里尽是插秧的农妇——农夫们现在正开着汽车来回运送秧苗和肥料。那些农妇现在全都过节似的衣衫鲜艳,腰上系着花围裙,头戴彩色毛巾帽,水田里的水想必很凉,所以她们脚上都蹬一双橙色的高筒水靴,在那里柔韧度极好地一下一下弯着腰肢。我曾见到她们单个人在马路上铿铿地走,姿态挺拔,头顶一只大瓦缸,显出来身体刚性的质地。
这一天,我见到两样遗忘了很久的东西,它们激出我的眼泪来。先是芦苇,在一个很大的青蛙齐鸣的池塘里,它们生得茂密,非常绿,一丛又一丛的,在向我打招呼。我有些恍然,站定在那里。这时又看到,苇塘另一边是麦田。竟然那些麦子也跟苇子一样,是绿油油的!它们全都眨着眼睛望着我,那气息、那色调,以及一种光泽和姿态,突然间如此刺激我。心中几乎喊叫起来——怎么回事,我怎么会不认识它们?
它们原来这般挺秀、亮丽,新鲜的麦芒针针上指。我掐下一棵细作端详,那排列整齐的小珠粒多么稚嫩又多么饱满。忍不住将它们捏进嘴里,咀嚼它们的汁液;那翡翠般的苇子芯儿我也这样嚼了,它没有麦粒甜,却比麦粒更多了清脆。
牙齿检验的真实毋庸置疑,但这样的真实对于我,是种什么样的提醒,什么样的暗示呢?那么好的麦田和苇塘我居然会没有见过?难道,我真的仅只记得那金光耀眼的麦海和苇海吗?这是韩国的麦子、苇子,它们近在咫尺,碧绿、挺秀,如此真率地活灵活现,透出本质的柔韧和健康。它们在清风中摇曳着,呼唤着,招引我这异乡人的视线。我不能不抚捉它们、将它们捂入手心里。一次突然的相遇,两样实在的证物,它们是手指能触摸到的青春吗?我在重拾年少时的光阴?在凭吊那一去不返的岁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