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受命于危难之时


□ 中共武义县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浙江党史(第一卷)》绪论中说:“在浙江开展革命斗争,环境尤为险恶和艰苦,党和人民为此做出了重大的牺牲。浙江解放前在册革命烈士达7000余人,无名烈士难以胜计。有6位省委书记(代理书记),王嘉谟、张秋人、罗学瓒、徐英、卓兰芳、刘英在坚持浙江革命斗争中献出了生命。”今年是徐英诞辰100周年,特在此将他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事迹介绍给大家,引以为勉。
  
  徐英(1907—1930),原名徐胡连,又名紫衡,化名于凤鸣。生于1907年8月19日,浙江武义县溪里乡水碓后村人。1925年冬在宁波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过中共宁波特支书记、中共宁波地委委员、武义县委书记、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省委书记等职务。1929年12月17日,在宁波不幸被捕,1930年8月27日,在杭州国民党浙江陆军监狱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4岁。
  
  一、走向革命
  徐英出身贫苦,5岁时父母双亡,从小由姐姐抚养。为了供他读书,姐夫挑水卖苦力,姐姐操劳家务,全家省吃俭用,勉强供他读了5年书。13岁时,徐英出外谋生,在古竹村的一爿南货店里当学徒,后又到了桐琴一家染布店当杂工。不久,又到武义城内新兴染布店当杂工。1925年,18岁的徐英远离家乡,只身来到杭州、宁波等地谋求生计。几经周折,终于经同乡介绍,当上了宁波美球针织厂的工人。徐英从小饱尝了人世间的辛酸,目睹了旧社会的不公,对穷苦人有强烈的同情感。
  不久,上海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五卅反帝爱国斗争,这一革命浪潮在宁波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当时,徐英和一批新工人,正在上海福华丝边厂培训。不仅学到了技术,更看到了工人阶级团结战斗的力量。在斗争中,他接受了党的教育。回到宁波以后,就发动全厂的工友成立了工会,他担任工会主席。徐英不仅技术熟练,而且性格开朗,善于言谈,在厂里威信很高。他大胆领导全厂工人与资本家开展增加工人工资,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迫使厂方接受工人们的正当要求,逐步改善了工人的生活福利条件。徐英还以工会的名义,成立了“工人之家”,先后办起了工人识字班,培养了一批工人骨干。美球厂工会,由于工作出色,曾经多次受到上级组织的重视和嘉奖。
  通过五卅运动的洗礼,宁波的工人阶级已成为反帝反封建运动的主力军,许多优秀工人加入了党的组织。同年11月,成立了中共宁波地委。1925年冬,徐英由王小曼(即王嘉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美球厂建立了党支部,徐英担任了支部书记。不久,又承担了中共宁波地委交通联络员的工作。
  1926年初,徐英在宁波美球厂领导革命斗争中,与同厂的女工许兰结为夫妇。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们的家,成了地下党的秘密机关。徐英负责宁波地市两级党的机要联络;许兰负责宁波地市两级党的机密档案;徐英开会,许兰放哨,患难与共,并肩战斗。许兰怀孕时,党的地下活动更艰难,当时负责照顾他们生活的地下党员周霖岩,要给他俩增加生活费,徐英坚决不要。后来党组织连每月7元钱的生活津贴也发不出了,他们就艰苦度日,忍饥挨饿地为党坚持工作。
  徐英在斗争中,增长了胆识,遇事镇定、沉着。在1926年8月的一天晚上,宁波地下党在启明女中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中途突然遭到孙传芳反动军警的包围。几位年轻代表顿时慌张起来,徐英立即提醒大家:“别慌!先把党的文件、名单收藏到井下隐蔽好。”为防止意外,他一面指派学校负责人蒋士菁(地下党员)去应付;一面要求每个人身上再检查一遍,然后有秩序地分散到教室外面纳凉。校门打开后,军警蜂拥而入,蒋被捕,其他同志安然脱险。
  徐英是宁波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1926年宁波总工会成立后,徐英积极协助总工会主席王鲲做好当时较为复杂的南门和西门一带的工会工作。10月中旬,北伐军挺进浙江,徐英等人则加紧工会的组织建设,筹建了宁波工人纠察队,为迎接北伐军抵达宁波做准备。1927年2月,他和宁波市总工会主席王鲲拟了《优待工人条例》颁发全市,极大地鼓舞了工人的斗志,有力地促进了工人运动的迅猛发展。在《优待工人条例》的推动下,全市先后新成立了80多个基层工会,会员猛增到8万余人。各基层行业工会纷纷提出改善劳动条件,保障民主权利等要求,进行罢工、请愿和示威游行等斗争,开展“加薪运动”。
  宁波地区是蒋介石的“老巢”,也是1927年浙江最早实行“清党”的地区之一。蒋介石在发动四一二反共政变之前,就派出心腹到宁波,勾结豪绅恶霸,收买流氓打手,打击革命力量。他们寻衅闹事,放火烧毁了宁波总工会。4月9日,宁波国民党当局正式宣布戒严,发动“清党”。国共合作中建立起来的国民党宁波市党部以及共产党领导下的市总工会、农村协会等革命群众团体,全被军警占领、查封;许多革命人士蒙受拘留拷打;参加抗议示威的游行队伍,遭到反动军警的武装镇压;反动头目王俊叫嚣:“要在最短时间内肃清共党。”6月22日,国民党“清党要员”陈群、杨虎等从上海到宁波“督战”,当天下午,宁波市地下党和市总工会负责人杨眉山、王鲲惨遭杀害,形势急剧变化。在阴云密布的日子里,徐英一刻也没有停止党的工作,他经常改名换姓,化装成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出没在人群中。他巧妙地避开国民党便衣密探,四出打听消息和进行秘密联络。他还通过永耀电厂的党员和同情党的革命群众,利用外出检修线路的机会,暗中传递情报、散发传单、张贴标语,打开了一条通行无阻的地下联络线,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进行“无声的战斗”。王嘉谟等一些地下党的领导人,都称赞徐英的机智勇敢和出色的化装本领,说他化装起来,就连自己的同志也一时难以认辨,敌人再狡猾也奈何他不得。
分享:
 
摘自:足迹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