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丑婶子



  铁扬 男,画家,1935年生,河北赵县人。现供职于河北画院。
  
  一
  
  丑婶子的丈夫叫丑。
  丑婶子过门时没坐轿,只乘了一辆红围子细车。细车跟在一匹高头大马后面。她的丈夫丑骑在马上。丑穿一件蓝布棉袍、戴灰呢礼帽,礼帽上插两串金花。宛如戏台上的“驸马”。丑的礼帽是租来的。再穷的人家办喜事,男人也要租上一顶礼帽。出租礼帽的人家也出租成摞的粗瓷碗和细瓷碗。丑家的日子拮据,但丑生得伟岸高大,现在丑骑在马上就更显排场。脸上且有一种说不清的神情。马也走得信马由缰。那马在丑家门前止住。丑不顾身后的细车和车里的丑婶子,更不和乡亲寒暄,拍打着自己径直向家中走去。这使人觉得他正冷落着后面的一切。丑平时就有冷漠一切的气质。
  细车跟过来也在门前止住。有人替丑婶子撩起门帘,丑婶子跳下车来。她跳得自然而然,对眼前的一切看不出有什么陌生和惊慌。新媳妇过门,脸上都要带出惊慌的。
  丑婶子是一位不丑、不俊的平常人。她个子偏高、胸扁平,走路时头稍向后仰。现在她走下车来,仰着头,双手梳理着她那一头齐肩发,被几位邻家妇女照应着,走进丑家。
  
  二
  
  丑是我的表叔,属姑表。丑的上辈不是笨花村人,属于从外村来的移民。丑家和我家住得近,只有一街之隔,但两家生活存有悬殊。我家在村中属富户,常年能吃二八米①窝窝。丑家的生活过得窄狭,虽然常得到我家的接济,但生活仍陷于窘迫。我觉得这和丑的性情有关。丑是一位不顾家只顾自己的人。他为人孤傲,少言语,和家人像存有隔膜。丑的母亲常对人说:“外人一样。”这大约是对儿子最具形象的形容。
  丑不和家人拉扯着生活。自有个人的生活情趣。丑婶子过门后是怎样和丈夫接触的,她从不向人提及,但人们觉得,丈夫对她必定是少热情的。因为一个新鲜的丑婶子,很快就成了我们家的常客。
  丑婶子来我家不只为消愁解闷,她用干活充实自己吧。她手大脚大,干活儿麻利,且有眼力见儿。洗菜、烧火、烫面贴饼子、浆线子、待布……都不显出“力拔”②。就此,丑婶子得到我们全家的待见。再有,丑婶子来我家干活儿不取报酬,不吃不喝。饭熟了,她走了。这使得我们全家常存有歉意一般。每逢这时,我奶奶,一个爱“絮叨”的人,常埋怨我娘没有“看住”她。我娘便试着为她设下“圈套”去挽留。饭将熟时,丑婶子刚止住风箱,我娘说:“他婶子,再去喂趟猪吧。”丑婶子站起来笑笑说:“赶明儿吧。”话刚落音儿,灶前便没了丑婶子。她小跑着跑出我家。我常看见她小跑着的背影。身子向后仰着,两只手梳理着她那并不显乱的黑发。
  
  三
  
  丑叔并非不愿做事,他只顾做自己愿做的事。现在有人发现他腰里有了枪。那枪也不是好枪,是一种叫“单打一”的土造盒子炮。这东西乍看去和驳壳枪差不多,可经不起细看。细看是本地铁匠打制而成。一次只装一粒子弹,射程也短,出膛的子弹忽左忽右飘忽不定。可它是枪。是枪就能给人以威胁。持枪人也就有了一种身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