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荷花(组诗)


□ 红线女

  ●红线女

  幻 觉

所有的绿都是假象

那些荷叶、莲蓬,还有即将离开的花瓣

都在这个春天之后

  变得灰蒙蒙的

我不想记得这是夏天之后的事

也不想知道它和这个春天到底有什么关系

就像我不想看到

  院子门口的那个老人

  像草垛一样坐在风中

那个院子比荷叶大多了

绿砖墙的绿,和绿对联的绿

彼此映照又彼此沉默

老人左手

握着右手,或者

右手握在左手之中

我知道她绝对没有动一下

也没有看荷花

更没有数莲蓬

出于我的幻觉

老人在改变姿势

所有的灰,突然成了阴影

黑色的阴影,像一股缓慢的潮

它和老人一起

挣扎着,试图穿过这个院子

穿过荷塘

试图在这个春天里

  踏上属于自己的路

可荷花真的是在夏天开

谁能违背这个?

就像我的幻觉

一不小心就湿透了

再一不小心

就在大白天里

  消失了

  末 路

一定不是因为太远

那朵荷花才没全开

她躲在很深的阴影里

开到一半就退回去了

是必须回去的吧

短暂的相许能留下什么呢

悔恨,焦虑,在漫长的时间里的

每一时刻,都在弥漫

只能小心翼翼地在淤泥二生长

清水很清,湖面闪着浅波

还是只能走

  我们该走的路

比如站在日子的另一面

远远地看着

另一朵荷花白得鲜艳

耀眼的光芒

像半空中的月亮

挂在距离深处

唉,怎么活都是活呀

还是继续存在在某个地万

或某个时间里

成为生活的罪人

不断破坏自己

又不断地保存自己

 或许

或许四月并不曾带给我什么

它只是简单地存在

或许时间不该轻轻就过了这么多年

我还开得那么固执

我需要一年的十二个月

我需要每个月的每一天

我需要每一天的每个时刻

真实地盛开

或许我还会继续绽放

或许凋零,就像一些痛

有时泛绿,有时发黄

或许你真的不曾带给我什么

我只是不小心

就只剩下一瓣了

 萎

原谅我没能像雪一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