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一趟岳母家


□ 谢宗玉

岳母死了,在妻子两岁的时候。但岳母的父母和那个家族还在。
妻子是在读小学三年级时与他们断了联系的。岳母死后,岳父再娶。一个挺知情达理的女人,却在这一节上绕不过。每次见那边的亲戚来探望,亲亲热热与岳母留下的一对女儿闲聊,心里就乱得猫样抓,觉得自己是白疼了这对女儿,终归是养不熟的。她自己,又不能生育。
后来她得了个主意,便要九岁的妻子,给那边的亲戚写了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她和姐姐都已长大,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就不必麻烦他们再来探望了。那边的亲戚读了信,心凉了半截,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从此,两边就断了联系。然后,妻子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参加工作,再与我谈恋爱结婚。十几年就这么一晃过去了。
婚后,妻子向我诉说了压在她心头多年的内疚,这时我才算真正明白,妻子的骨子里为什么总夹杂着一丝抽不掉的忧郁。我决定鼓动妻子去外婆家探亲。几个电话,几次打听,很快就与那边二姨联系上了。
二姨听说妻子要带丈夫前去探亲,高兴得什么样,立刻就在电话里与妻子商议前去的具体时间和到达后的日程安排。仿佛他们之间从来就没存在过芥蒂。我站在电话一旁感慨万千,心想毕竟是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清明时分,选一个晴好的日子,我们出发了。妻子本来是个不喜画妆的女子,但那天她却画了点淡妆,并把头发盘起来,做了个挺好看的髻。
汽车一入常宁境界,妻子的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她老朝窗外看,左手紧紧抓住我的右手,抓得一手心子的汗。窗外春光明媚,时有盛开的野桃和披绿的垂柳掠过。山坡上插满纸花的坟茔随着车子的前进在生动旋转。上坟的人把鞭炮放得噼哩叭啦地响,升起的青烟,很快与淡淡的云蔼融为一体。
在晴好的日子里扫坟,人们的脸上普遍没有落雨时的悲戚,有的是一种祥和的笑容。我看得有点感动,我们之所以选择在清明节回去探亲,也是想顺便到岳母的坟头上一炷香,添一把土。我不知道妻子到时是否能控制住自己?日子越过越好了,阳光又这么透亮,对生者和死者来说,都是一种慰藉。互相见面了,是不应该哭泣的。
约好先去大姨家。大姨家在常宁市一个镇上。新型的小镇,一片高楼林立。但大姨家并不见好。她家的房子比较小,便把姨父单位一间闲置的会议室也当住房了。我们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那间会议室。我的心脏一下子跳到嗓眼上了,我感觉妻子比我更紧张。她像小孩一样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毕竟十几年没见面了啊。
但接下来的见面,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热烈,那种热烈也许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见到。第一个见到的是大姨。我结结巴巴地说明来意,她哦了一声站起来,平静地说:听说你们要来,我倒不记得是今天了。说罢,把怀中一个婴儿塞给旁边一个女子。接着又冲着楼下的一个小孩叫道:帮我把XX喊回来,说家里来客人了。做完这些,她才把门口的我们领着往走廊另一头走。嘴里说:家里有嫩崽,也没收拾,到处乱糟糟的。我们就询问刚才的婴儿和女子是谁。大姨说:还能是谁?老大的崽和媳妇啊。唉,自己没工作,又不会带崽,老把崽塞给我,烦人呢。一句话,就把她家的生活掀开了一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