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年轻的陈世旭(作家素描)


□ 刘兆林

  没见过陈世旭时,我就自认该称他为兄的,一因他早早成名,他那篇标题有将军二字的成名作《小镇上的将军》,使当时正在部队当创作员的我挺喜欢,而且从作者简介里推算,他比我大一岁。二因他又先于我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进修。“文化革命”后第一期入文讲所的弟兄们,是非常令同道瞩目的.何况世旭还和蒋子龙同班,和王安忆同桌。及至1981年夏天,他和文讲所一个同学到大兴安岭边防哨所实习采风,我得以和他在沈阳军区文化部谋过一面。那一面谋得我大为吃惊,世旭兄面相好年轻啊,两眼炯光闪闪,亮得清澈自信毫无杂念。一头不长不短的浓黑密发,一件十分合体的雪白半袖上衣,那半截袖子最显紧凑利索,而且并不像我们军人那样扎在裤腰里。裤子好像是铁灰的吧,或是蓝的,很是洁净,肥瘦极合体,这与当年肥裆阔袖的军装形成鲜明对照,显出世旭既潇洒又严谨,同时是个很爱清洁甚至有点洁癖,似对低俗龌龊绝不宽容的感觉。不多几个人同屋一坐,除我之外,不是部长就是老兵,我只比他小一岁,倒像我比他大了十岁的老相。他小说写得好,又眼睛雪亮雪亮的有神儿。那神儿并不是谦恭顺从的那种,在严肃正统的部队领导眼里不一定得赏识,但在男男女女编辑和文学爱好者心里会是什么分量,那时我还不明白,现在想则不言而喻了。那次他在我们东北军营不过转了一圈,回文讲所不几天就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唱歌吧白桦林》,是篇很有诗意的士兵小说,不免使我心下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他不过走马看花兜了那么一圈风,眨眼就写出诗味挺浓的小说来了。而我当时已是沈阳军区创作室专业创作员了,苦巴苦业喝多少边防哨所的水了,那水里怎么就没多含几滴稍浓点儿的能写出好小说的墨水儿呢?我开始心存妒忌地佩服起大我一岁却像小我十岁的陈世旭了。但我知道,当时我并没在他眼里留下什么印象,这不光我其貌不扬且显老相,即便我也是帅哥,但没弄出一篇打人的成名作来,在众多同性作者眼中也不会留有印象的,何况还不帅。所以,后来一想到长我一岁却显小我十岁的世旭兄,我便想到谌容女士那篇著名小说《减去十岁》。我曾奇怪地想,那篇小说是为世旭兄写的吧!当然我不可能真认为是为世旭兄写的,只是那题目确实与世旭极显年轻的相貌吻合。

  只是心下奇怪地暗想一下而已。只那么匆匆一见,而且是文化部安排的一见,也不是专门见我,我是不可能当面吹捧世旭什么的。我虽貌似谦卑,内心却常常蔑视一些名气大,口气和架子也不小的不论老者与少者,不论美女与帅哥。那一面,给我印象,世旭兄既不是口气大者,也不是口气小者。不过我隐约感到,他是轻易不肯尿谁的主儿,看他那亮闪闪剑一样直率且毫不犹豫的眼光吧,他不可能轻易佩服谁,也不可能谁也不佩服。轻易佩服谁和谁也不佩服的人,是没大出息的。那次不成不淡的见面,世旭没给沈阳军区几位作家丢下两句或夸赞或指教的话,一定是不屑了。

  数年后,我脱了军装,得以较多和世旭兄一同参加笔会和采风活动,见面便逐渐频繁起来,而且慢慢成了虽性格迥异却相互信任并很默契的朋友。这也许与我后来也弄出一两篇得以入文讲所进修的小说,外加也已到省作家协会驻会工作有关吧。反正使我有许多机会看明白了,世旭何以大我一岁却显小我十岁般年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