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奔赴大海(外一篇)


□ 张国太

  三叔公家门前有条大河,据说是几十年前人工挖出来的,先挖了几层黑泥,再挖了几层黄沙,竞起出一截粗粗的船桅。让躺在地底下悄悄衰败的木头得以重见天日。它回报给人的,是证实了人们的猜想:这地方很早以前确是大海。这条大河扭扭捏捏地流着,他们说最后流到“土海”里。土海,为什么叫土海?没人能给我答案。他们说,大家都这么叫。多年前的一天,我爬上叔公家的屋脊向远处看,终于看到阳光下一片白茫茫的反射阳光的水面,像雨后天晴未干的路面上的水洼,我看了有些失望。
  流向土海的水,要经过一个叫荔枝沟的河。他们说荔枝沟有两根船篙那么深。我不知道,两根船篙深的结论是怎么得来的,是把船篙相接起来伸向河底去测量,还是有人拿着船篙潜入水中,一段一段量出来的?他们骂我太较真,我便不敢再问了,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懂得为什么。有一天,叔公家的一只鸭子在河里游泳,游着游着没有回家。没人知道鸭子是怎么失踪的。在记忆被一遍又一遍淘洗后的今天,有一个猜测突兀地立起来,那只鸭子经过荔枝沟,游进了土海,然后消失在浩渺的水面上。要知道。在河里它显得体型很大,在土海里,它只是一粒沙掉进沙漠。这个猜测带着太多的主观意志,丝毫没有顾及鸭子的思想,让人无法知道,是什么吸引了它,它又是凭着怎样的意志奔赴土海的。
  大概大河的水和土海的水会有什么不同呢?恐怕我先得找到那只鸭子才能问出来。还有另一个办法,是问那几个自称从土海那边来的卖大瓷缸的人。他们撑着细细长长的木船,里面装满各种烧制的缸、罐、盆、碗,泊在大河边。晌午时分,他们开始在一个小炉灶上升火做饭,飘荡的青烟催生了神秘的猜想。我问他们从哪里来,一个汉子笑眯眯地用手指指,那是土海的方向。我便机灵地向他打听土海的消息,我记得当时他愣了一下,像被人狠狠搔了一把痒,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如今,我尚能看到沉入岁月深处的笑声箭一般射出来,洞穿我的脆弱的心。
  于是,我决定自己奔赴土海去了解真相。我设想了几个方案,步行,坐船,游泳,但记忆的线索在这里中断,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到过土海,却是远离。姿势是这样的生硬:转身,远走。
  然后,有一天,我见识了真正的大海——要知道,我家距海边直线距离只有短短的二三公里,却为什么会等到二十多年以后?——在见到大海时,我想起土海,又迅速把它抛在脑后。那是在湄洲岛的海面上,风徐徐,浪微微,海蓝蓝。浪花本属于大海,可为什么却是被风吹动的?生活本来也如此,你的生命,总是因为环境和他人的影响而变化。湄洲岛有美丽的风景,还有美丽的妈祖传说,它悬在大陆外,面对茫茫大海。我站在沙滩边,蓦然感受到那只消失在土海里的鸭子的恐慌:渺小如己,有能力凌波一渡吗?美丽的海岛应该不会有这样恐慌,千百年来她高傲矗立,劈波斩浪,俨然一种航标。
  在我的脑中从此留下一幅美丽的画面:湛蓝平滑的水面向远处延伸,以一条圆滑的弧线跟蓝天相接,恍惚中,我似乎站在锅底,远处的海平线高于我站立的地方,让人产生一种海面将要奔袭而来把我倒覆的感觉。在我随后的生活里,这样的画面常常被从记忆中调出来,反复着色,勾勒,在远离大海的日子里,我的脸上仍然触及成涩的海风,成涩的海水。是的,大海的水跟大河里的水是不一样的,或急遽或平缓的河流流入大海,水们脱胎换骨,从平淡到有味,从淙淙细响到汹涌澎湃,获得了某种升华。
  我其实非常向往另一幅场景:站在海船上,看浪涛拍打海岸,暗含韵律,暗藏力量,似怀揣暗器的武林高手。那是我在厦门海边生活时得到的印象。值得记下的是,有一对热恋的情人选了一块礁石,絮絮而谈,忘了时间的流逝,直到一阵冰凉浸透双脚,才醒悟过来。涨潮的海水已经把礁石制造成袖珍孤岛,也许再过几分钟,孤岛就要湮没在水中。他们并不惊慌,相对一笑,决定划水游向岸边。在朦胧的夜色中,情侣并肩畅游,何等惬意。可我只能记录,只能羡慕。我宁愿我是其中之一,看远处渔火点点,听耳畔涛声阵阵,执子之手,与子相偕,把波诡浪谲踩在足底。我遗憾的是我在那海边活了四年,竟然从没下过一次海。大海曾与我如此靠近,我却从未曾深入其中。我曾试图翻开记忆寻找原因,是身边缺少一位佳人,还是我没有积攒足够的勇气?可往事已模糊不可追了,原因也就无足轻重。
  倒是记得有一回,一群人怀着融入大海的梦想,坐上渔船去一座海岛野炊露营,吉他声唱和着海浪声,袅袅炊烟飘起来,仿似海面上的薄雾。可夜里开始下雨,起初还是细雨霏霏,同行三三两两在细雨中寻找诗情画意。到了深夜,篝火将熄,吉他声无力,直至寂然。于时,只听得松涛阵阵,潮浪声声,压抑的呼吸声中偶尔传来几句抱怨,换来别人的责怪,他们还停留在当初决定是否露营的争执之中。有人小声嘀咕,这岛上什么都没有,还不如学校后面的海边。而我背倚凉亭栏杆,想起故乡的湄洲岛,大概也是在风雨中。
  但这样的日子照样远去了。偶尔我会到海边,站在堤岸上散漫地想着一些心事,预期的激动不能涌上心头,我总是黯然。然后,我返回栖身的小城,闭起双眼卧在床上,渐渐有涛声响起,渐渐地我感到被海浪拥抱,而泪水开始涌动。一种奔赴大海的冲动,又被悄悄积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