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匿名信


雷县长今天心情很坏,一上班就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封上虽是盖的本地邮戳,但没有寄信人地址,只写着他的大名“县长雷鸣收”。
  雷鸣起初并没感觉什么,他想肯定是谁又来向他告谁或揭发谁的。他经常接到匿名电话,说某局长以权谋私不正当渠道安排自己人了,说某乡长扣了提留款给自己买轿车了,说某村长称王称霸霸占了村里的所有留守妇女了,等等。
  雷鸣脑子里过着这些时拿着信封正反看了看,一边摇摇头打开了。突然,雷鸣竟一下子呆住了!他赶紧拿着信纸呼拉拉抖两下,再把信封口朝下倒倒,又用手撑着口往里看看。什么也没有。除了信纸上那个大大的“?”。
  雷鸣很响地咽了一口唾沫,很不顺,像卡了什么东西。他的心情这样糟糕了一天。
  妻子邬红下晚自习回来,见满屋子烟雾缭绕,还未来得及开口,雷鸣就一把拉她坐下,把匿名信的事说给她。雷鸣说,这可不像我平常接的匿名电话,那些是给我告他人状的,这可是明明针对我啊!你是老师,你分析一下,这个“?”到底何意?
  邬红也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是在质问你啊!
  质问我什么?雷鸣瞪大双眼,现在正大搞廉政建设,谁在这节骨眼上给我砸砖头?
  你先别管他是谁了,赶紧问问自己的良心。看有没有出格的事情。我平常不是说吗,不该贪的咱别贪,不该占的咱别占,什么“水至清则无鱼”,什么“为了联络干群关系”,那都是贪官的狡辩。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雷鸣说,我可是挽起裤腿,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啊。
  那这个“?”可不是无缘无故的啊,雷鸣!
  说实话,连接D城那段在建高速公路的工程款我是留了一笔下来,我堂堂一个县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父亲在巨额的医疗费面前等死吧!不过我就纳闷,你说写信人是谁呢?难道他时刻在盯着我不成?我上任一年多,就这一次,还被他逮着了!雷鸣有些激动。
  你这是拿钱为爹送死!你明白吗!
  雷鸣打了一个寒噤,冲邬红点点头。
  第二天,雷鸣立即把那笔工程款按正规渠道作了处理,心里轻松了许多。
  可过了一个月,雷鸣又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与上封不同的是,这次是一个大大的“!”。雷鸣握着信封,心里猛地感觉到了那个人的气息,温暖又亲近。
  下班后,雷鸣把“!”揣进兜里,拿回家给邬红看。
  你知道吗邬红,王副县长已被查处,厉副书记已被双规。我们可真的感谢这个神秘寄信人啊,雷鸣说,是他在节骨眼上救了我!他到底是谁呢?
  是爹,是妻,是亲人,是老百姓!你是他们的官啊!邬红语重心长又意味很深地看着雷鸣说道。
  雷鸣愣了一下,上前一把把妻揽在怀里,感慨万千……
  
  责任编辑 孔令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匿名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