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米问题(中篇小说)


□ 王鸿达

  一

  三河乡光荣村的小学民办教师赵玉兰来乡派出所报案时,刚刚是早晨四点钟。这个时辰派出所里只有林一民在,别的警察都回家搂着老婆睡觉去了,包括所长在内。林一民没有老婆可搂,林一民的老婆刚刚与他离了婚,林一民就住在所里了。

  林一民揉着眼屎走出来开门,见门外立着一清秀女子,就慌了一下。又缩回了身,回屋将长裤子穿上了,重新走出来对那女子说:“请进来吧。”赵玉兰跟着这个警察走进一间挂着副所长木牌的屋里。屋里窝藏了一夜男人混浊的汗气味,床上堆着没叠的被子,办公桌上还放着一双没刷的碗筷。警察拿起了报案登记本子,熟练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村子的?”

  “我叫赵玉兰。是光荣村的小学教员。”

  “你有什么事要报呢?”警察没有说报案。

  “我家的一头黄牛丢了。”

  “什么时候?”

  “昨天夜里……也许是今天早晨吧。”小学教员说得不太肯定。

  警察在记录本案发时间上划了个“?”,警察觉得自己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

  一刻钟后,林警察和小学女教师走在去光荣村的乡间土道上了。青色的天际渐渐透白,发亮。高阔辽远的天空上浮着鱼鳞状的碎云片,若隐若现的几颗残星被遮盖去了。四月的天气,北方的黑土地刚刚从冬眠中醒来,新翻起的耕地里散发着一股泥土的芳香。自从城里调到乡下派出所工作以来,林一民似乎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味道。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农家做早饭烧的玉米秸炊烟味儿。

  光荣村距离三河乡七里地,村子里住着八十几户赵姓人家。赵玉兰指着村东头一户用泥墙围成的半人高院落说,这就是她的家。

  院子里站立着几个同村的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一个年近五十的黑瘦老汉蹲在牲口棚门口,从他哀愁悲伤的脸上便能知道他是一家之主。此刻除了自哀自怜的悲伤和倾听邻居们不负责任的议论外,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抬脸,看见二女儿领着一个警察打院外走进来,赵连荣便默默地站立起身来。

  “……警察来了,大家给让让。”人群当中一个文弱的青年人怔怔地说道。他那张白净的面孑L与这几个黑铜色的农民面孑L截然不同。后来林一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杜心鸣,是村里分配来的小学老师,据说他在和赵家二女儿谈恋爱。

  “这牛偷得可真不是时候,正是耕地播种的节骨眼上……”一个农民同情地说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这一定是城里的偷牛贼干的,庄稼人是懂得这规矩的,偷金偷银不偷春,不会在这个时候做手脚的。”另一个邻居接上说。

  林一民没有问什么,同赵连荣走进牛棚里。这间简易的牛棚是倚着东房墙盖起来的,棚顶和四周围着苇编席子。赵家养两头牛,除了那头母牛外,还有一个一岁半口的牛犊子,此刻它正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嚼着槽子里的干草和豆饼,喂它的是赵连荣的小女儿,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的中学生。看见他们进来,中学生并没有让开自己的工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