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瞎子


□ 谢 伦

我们那一带,管坏人叫拐人。跟城里的地痞、混混、流氓一个意思。胡瞎子是拐人,方圆几十里有恶名。他十三岁上,为争瓜吃,手起刀落,砍豁过瓜老板的一只耳朵,十六岁上又打断了他继父的一条腿,把继父和他亲生母亲扫地出门,远走他乡。村里老人吓哄孩子,不说狼来了,而是说:再哭,叫胡瞎子去,孩子果然住声儿。
胡瞎子住在周家寨子东头,一个不小的场院。院后三间门脸很大的瓦房,看架势,他家过去是很旺昌的,到了他这辈,败落了。房子已老朽,房顶上的破瓦很多,墙壁也到处是缝,是洞,不见修缮。西山墙歪斜得厉害,是靠一根比碗口略粗的杉树杆子抵着,下面用铁丝坠一块大石。他把父母撵走后,也没咋落屋,堂屋门,院子门一年到头是铁将军把着,村里的孩子猴耍,脚下垫着砖头,翻他那塌倒了一半的院墙玩,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墙土磨得油光油光,落雨滚水珠子。
他一直在集镇上混。集镇上有一条街是他的“养命”,黑话的说法是谁谁谁的养命街(“养命”是方言,是商贩们向地痞交的保护费),也不知哪来的一群喽啰,整日吆五吆六地跟着他。我们那个镇有三条大街,原来的“养命”都是麻子李老八的。胡瞎子到了镇上,初时也是李老八的手下。一次他们窝赌,李老八输了个精光,就拿出一条街(据说是东大街)的“养命”再压,又输了。一条街的“养命”,太大了,李要赖帐,说:不是我输的,是眼睛没看清,应该算是眼睛输的,该罚的是这只眼。拿出刀来,要剜。可刀尖儿在脸前颤悠,下不去手。胡瞎子大笑,说:八哥,看我的,不用刀,一拳砸向自己的左眼,再把眼球抠出来,丢桌上,面不改色,走了。
麻子李老八从此服他,改叫胡瞎子为大哥。
听我母亲说,我小时最怕的就是胡瞎子。其实,我是把胡瞎子看成是门画儿上的李逵,或是钟馗了,一脸的猪鬃毛,凶神恶煞的样子,手里拿把斧或是刀。这种想象一直持续到八岁。孩子过八岁,在乡下和过十二岁一样是大生儿。记得家里待了几桌客,末了,母亲说,我是小大人了,得见见世面了,带我赶集。集镇离我们村约有五里地,不算远,但隔有一条河,河上有道独木桥,很窄很窄的,险。成年的女子胆子小了都不敢过,得有人在前面牵着。所以,村上的孩子们在十岁之前,是少有机会赶集的,大人不许。集上人多,东西多,一切都新鲜,我正贪馋地东张西望,就听到母亲自说自话:胡瞎子又长胖了。我吓得脖一缩,忙问:在哪?还没等母亲指,胡瞎子就走到跟前了,叫我母亲为婶子。挺和气的,一脸儿笑,说王婶儿赶集啦。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心里想,和常人一样嘛,又失望起来。他大盘脸,眉毛淡淡的几根,嘴巴也大,不见有胡子,脸上也没有村人常说的那种刀疤印。只是左眉下的那只瞎眼塌了深坑,有点怕人。这是谁呀?见我他问。我母亲说:“这是你三侄儿。”“哟嘿,长这大了!”他和我母亲年岁相仿,称婶儿是自谦。我母亲把我说成是他侄儿,又把他的辈份抬起来了。乡下人相互尊敬,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的。胡瞎子从衣兜里掏糖果给我,我没敢要。

时间到了“文革”那年,集镇上的麻子李老八,摇身一变为东方红吴镇纵队司令,手下的打手聚增,胡瞎子抵挡不住,解散了手下的人,回周家寨子来了。他原是村里人,队上也没说啥,给他发基本粮,派他工。但他是打杀惯了的人,吃喝惯了的人,猛地停下来,憋得慌。耐不住村里的平静,也过不了清贫的日子。不长时间,又重操旧业。不过,不再拿刀拿枪地动粗,用他的话说,叫不声不响地把“活儿”做了。好在是,干他们这一行的,也有行规,乡里没人招惹他,他决不鱼肉乡里,他也怕被村人瞧不起。再就是不碰平头百姓,既是为非作歹,也要挑有头脸的人下手,这才符合拐人的作派。
胡瞎子回村时,刚好临近年关。乡下的富户们都在准备杀年猪了。那几年农村都穷,一般的家儿,到集上割几斤十几斤肉过一个年,就不错了。能杀得起猪的都视为极长脸极荣耀的事,因而会传得很远。上营村的村主任周选林家,今年要杀两头猪,屠宰税都交过了,在挑日子呢。一家要杀两头猪,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村里村外,都炸了锅。上营村在东河的岸沿儿上,东畈上的人要上街,都得经过那儿,而村主任周选林的家就在路边儿。胡瞎子并不声张,一日大早,随村上磨豆腐的严鼻涕去赶集,看到周选林的父亲周四海从屋里出来,就对严鼻涕挤挤眼大声说:这年头日子不好过呀!严鼻涕脑子迟钝,滞磨着还没反应过来,周四海就迎上来了。周四海是木匠,走南闯北,江湖上的事明白得很。听到胡瞎子的喊话,就知事儿来了,躲是躲不了的,不敢怠慢:“哎呀,多时不见了,听说耀昌(胡瞎子的大号)兄弟回来村里了。”胡瞎子也笑:“皮(混)不下去了嘛,不回咋办?”周四海说:“哪里话,是恋家了吧?”“家旺才恋哪,我那狗窝子吃了上顿找下顿,年还不知咋过呢,恋啥呢。”胡瞎子,拐人里的铁嘴,两句话,把周四海噎得脸红。“听说老哥今年要杀两头猪,侄子当官儿,家里显派,好嘛,年节里早把我这个拐兄弟忘了吧?”周四海听话里有话,连连说:“哪会呢,明儿杀猪,你过来喝酒。”胡瞎子见话说到了,在河滩里转了一个弯,叫严鼻涕上集,他回村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