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色·戒》评论资料摘录



  李欧梵(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如果把历史因素放进李安的“场景调度”,电影《色·戒》就不会这么浪漫。文学和电影不能完全忠实于史实,而是两种再现历史的艺术:文学用的是文字,电影用的是形象。这一个基本认识,往往被不少历史研究者或文学批评家所忽略。电影如何以形象来展现历史的情境?除了说故事(也就是电影中的叙事,和小说技巧不同)外,就是人物的心理、造型,和以美工布景为依靠的“场景调度”(法文叫作mise-en—scene),此中学问大矣,是所有影评家和部分影迷(如我)津津乐道的话题。《色·戒》中的场景调度,又可以最后的那一段外景和内景——从凯司令咖啡馆到印度人开的珠宝店二楼为例证。我认为历史的影子就闪现在这几分钟。然而,这几场戏的布景都是搭起来的,而不是原有的古迹文物,即使当年的老房子还在,也不见得保持原貌。
  我觉得凯司令咖啡馆和印度珠宝店的布景都很仔细,甚至较小说原著更精致,然而街对面的平安戏院似乎有点草率。电影和电影院是上海都市文化最重要的部分,在张爱玲的小说中也多次呈现过。就以这篇《色·戒》而言,就对这家影院着墨不少:平安戏院是“全市唯一的一个清洁的二轮电影院,灰红暗黄二色砖砌的门面,有一种针织粗呢的温暖感,整个建筑圆圆的朝里凹,成为一新月切过路角,门前十分宽敞”。这个布景,在外表上搭得惟妙惟肖,甚至还加上两个电影海报招牌:左边是国产片《博爱》(据李安说是1941年上海出产的两部国产片之一),右边是《Destry RidesAgain》(玛莲·黛德丽和詹姆斯·史都华主演的西部片,1939),可谓煞费周章,我正在考证之中。然而,它独缺一种“针织粗呢的温暖感”,这是张爱玲小说中独特的感觉。
  这种“温暖感”是什么?我们从“针织粗呢”这四个字闻出一股小市民的温情味,因为平安戏院是一家演二轮影片的电影院,价钱较首轮的戏院如大光明便宜得多,它不是“影宫”(movie paIace),而是另一种可以逃避到此的“温室”。片中另一场王佳芝密会邝裕民的戏,也是在一家影院里,可能就是这一家,而且银幕上演的也是一部国产片(《博爱》?)。从这些细节中,我们可以发现“平安大戏院”其实在这场戏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预谋暗杀易先生的间谍杀手可以躲在“平安”戏院里,鱼目混珠,容易脱逃。不知为什么,李安把这一场原著中明明提到的片段略去了,原著中说:“他们那伙人里只有一个重庆特务,给他逃走了,是此役的唯一遗憾。大概是在平安戏院看了一半戏出来,行刺失风后再回戏院,封锁的时候查起来有票根,混过了关。”这段话在小说中是从易先生的主观意识中猜出来的(片中仅以秘书交代),和前一段珠宝店内从王佳芝眼中看出来的那股易先生“温柔怜惜的神气”恰成对比:她在那一刹那间领悟到“这个人是真爱我的”,而他在事后却完全以理智处之——也处决了所有的共谋者,包括他的情妇王佳芝,恢复了他“无毒不丈夫”的男子汉、特工头目的本色。这种强加的合理化(rationalization)又藏的是什么?李安以梁朝伟的出色演技把他内心“情”意在最后一场戏中表现出来了,而原著中却以一句简单的话结束:“喧笑声中,他悄然走了出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