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伯乐的裙带


□ 吴 鼎

  一
  郑月明很少全家一起到酒店消费。今天他们来到这家叫满福楼的大酒店,一是因为在医院当护士的妻子苗丽维收到了一个患者送给她的一百元消费卡,二是今天是他的生日。于是,一家三口人便来这里奢侈一回。
  郑月明是最后一个迈进门的,走在前边的妻子推转黄铜大门时,郑月明发现大街上来了一溜乌黑锃亮的小轿车。他回头透过大门向外张望,下来的一群人中大多是他所在集团公司的领导,公司党委副书记郑荔芝也在其中。今天郑荔芝穿了件乳白色风衣,混在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中间,大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味道。她出任新一届集团公司的党委副书记,书记的位置空缺,由她主持党委工作。郑荔芝与郑月明家住一个单元,她家住四楼,他家住顶层,六楼。郑月明不想与郑荔芝打照面,不在一个阶层,见了面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平时他是能不与郑荔芝说话就不说,除非走了个对头碰,否则他是不会像许多人那样,向前够够着与当权者搭话的。郑月明连忙拉了下妻子,一家人快步进了一个包间。
  菜上齐了。儿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块小蛋糕,两只小手七上八下地插上了四根小蜡烛。寡言少语的儿子举起了杯子,妻子笑盈盈地看着儿子。儿子的脸仍然有些虚肿,那是经常服用激素所致。儿子从三四岁时起就患有难以诊断的血液病,经常流鼻血,身上也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为此,他曾经带着儿子跑遍了全国的大都市,多亏那时父亲在世在位,对他们帮助不小,否则的话以他们夫妻的收入是绝对难以稳定住儿子的病情的。"感谢爸爸为我东奔西跑,治好了我的病,谢谢爸爸!生日快乐,爸爸!"
  蜡烛点着了,妻子和儿子拍着手唱了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摇曳的烛光里,郑月明多少烦心事都涌到眼前来,便再也忍不住了,他怕亲人们看见,连忙去吹蜡烛,眼泪同时也流了下来。他心里默默地说:爸爸做得不够格,以后我一定要做一个能让你们幸福的爸爸。
  这顿饭吃了一百二十多元,郑月明要服务员把剩下的菜打包,便出去到吧台付款。快走到吧台时,他突然认出来正趴在台上说话的是集团公司两办(党委办公室和总经理办公室)王副主任,他便站到王身边的一个立式冷柜的后边,装作看里边的酒水。这个王副主任与郑月明是朋友,他们的友情开始于十几年前公司文联成立时,当时王也写一些东西,那个年代有些人爱好写作是赶时髦,王可能就属于那一种。因为爱好相同,他们很快就成了朋友,以后一直来往。后来,王靠着这支笔进了公司机关,当上了科长,文章也不写了,只知道围着权势人物转。他们的关系也远了,有时王跟随着公司领导走在路上,与郑月明相遇,王竟然装作看不见他。郑月明念旧,潜意识里也认为在机关里有个当官的朋友对自己也会有好处,于是有时他便找王出去叙旧,王经常说有事脱不开身,就是被约出来,王都提出找个僻静的地方吃饭,而且还要把包间的门关得严严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