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熄灭的红纱灯


□ 钟 文

  崇祯十五年(即1642年)金秋的一个夜晚.风情万种的秦淮河一改往夕的莺歌燕舞和风花雪月.被另一种惊艳的妖娆所代替——皎洁的月光下秋风送爽,秋水荡漾,五千盏绛红纱灯把秦淮河映得含羞带娇,温情无限。手执红纱灯的精干士兵从武定桥开始.一路蜿蜒排列到内桥朱国弼朱府内外。红绸彩带、流金喜字、绛红纱灯和成千上万前来看热闹的群众,把这场隆重空前的婚典推向了高潮。

  本来.明代金陵乐籍女子若脱籍从良或婚娶都必须在夜间进行.是对乐籍女子身份的一种轻视和贬低,是一种不公平的习俗,但才华横溢娟娟静美的秦淮名妓寇白门因嫁给了声势显赫的保国公朱国弼.这种排场和别致无形中撞击了现有的习俗。

  当月亮徐徐升起.礼花爆竹满街齐放之时,17岁的寇白门在伴娘的簇拥下,在五千盏绛红纱灯的映衬下.浓妆重彩地登上了朱国公发来的大花轿。

  一个是明朝保国公朱国弼.一个是名扬秦淮十里的窈窕美女寇白门.这桩婚姻在人们的演绎下很快成为一段佳话。如果是在国强民富的太平盛世,这对新人或许会在人们的津津乐道中慢慢走向终老,在锦衣玉食中一点点归于平寂。可造化弄人,颓败萎靡的大明王朝终于走到了尽头,清军入关,崇祯帝在煤山自尽,残酷的现实又一次把他们推向舆论的峰巅。

  风雨飘摇中,身为皇室后裔的朱国弼屈尊降贵很没骨头地投降了清廷,让一身正气、豪气的寇白门很是不解也很是失望。虽然她一直长在风尘中,活在裙钗脂粉里,但做人的准则从来不变,爱国的热忱从来未减,身虽娇弱,但体瘦骨不软。一直以来,她所仰慕结交的也都是那些人品高洁、才华出众、言行一致、敢为敢当的志士仁人。所以面对烽火狼烟,面对破败的河山,面对失去了昔日繁华和风韵的秦淮河,她常常暗自叹息,只恨自己不是一个七尺男儿,不能驰马奔杀战场。

  满腔悲悯和感伤无以倾诉.只好流泻于笔端:“烽火狼烟,河山半壁残,秦淮十里风流散。青楼黯,何须叹?正是男儿驰骋时,羡煞红颜!饮马大江边,请君听阵阵,琵琶轻弹。”

  她把自己的心声谱写成曲.想唱给越来越贪生怕死的朱国弼,想看看他的反应,也想唱给所有大明王朝有志气、有骨气、有豪迈之气的英雄儿男。可是,当她终于有机会轻轻吟唱的时候,没想到已失去血性、越来越奴颜婢膝的朱国弼非但不听她“琵琶轻弹”.反而一把夺过琵琶摔得粉碎……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还能忍,还想劝,还心存一份希望.而此时面对朱国弼的粗暴和懦弱,她彻底失望了,她怔怔地看着支离破碎的琵琶,痛心地说:“明朝盛世时,你不被朝廷重用,自持清高,可说是洁身自好,一生清白:大明将亡之时,你不揭竿而起,无意于另立旗帜,也算品德高尚的朱门之后:而现在大明气数已尽,你无论是为官为臣、为人为父,都应该做一个堂堂男子汉,志气万万不可丧失!为妾之所以不辞万苦,艰难跟随你,难道所追求的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