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巴拿马


□ 肖克凡

1

春天的慵懒,往往越绿越甚。一派浓绿扶持着一朵红花,容易使人想起懒床的美人儿。然而单身男子易之锋跟美人儿没有什么关系,他主要是绿。依照惯例下午起床,他披着睡衣赤着双脚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刮胡子,一眼瞥见镜子里那位先生脸色泛绿。他的脸色泛绿与季节无关,是因为夜生活。他的夜生活非常简单,看碟。通常看碟到凌晨三四点钟,遇到好片子则彻夜不寐,一直看到广大劳动人民黎明即起,他才上床睡觉。可惜他不是女人,否则充当新版陈白露绝无问题。话剧《日出》那句经典台词“太阳出来了,我要睡了”,几乎成了他的生活写照。
今年春天来得迟,走得却早,人们没有充分慵懒便初夏了。这也无妨,单身男子的时间宽裕得很。春天后面有夏天,夏天后面还有秋天,秋天后面有冬天。一晃就是四季轮回。人生好比一场马拉松,你不必光想着冲刺。漫漫人生悠悠时光,你只有一天天去消耗,有谁能够一天消耗两天时光呢?大概没有。人生道路上你不必慌张,提前冲刺就是最大的慌张。一个人的赛场你永远是第一名,想得亚军都不可能。
说起赛跑,易之锋听过一则笑话,说的正是这方面的故事。某甲戴了一块进口名牌手表,某乙羡慕,询问在哪里买的。某甲说这是前天参加赛跑的奖品。某乙问有多少选手参加赛跑。某甲说一共只有三名选手,我是冠军,警察荣获第二名,失主第三。某乙愕然,然后大笑不止。某甲说赛后官方分析失利原因,一是由于警察急于夺冠中途盲目加速造成体力不支,二是由于失主卫冕心切提前冲刺不慎跌倒,于是形成了—个人的赛跑,那价格昂贵的手表成为冠军奖品,实至名归。
这手表的故事很有哲理。更有哲理的是前几天看的影碟《是谁弄疼了你》。这部芬兰电影里的男主人公拼命减肥,其实正是一场自己跟自己的比赛,连裁判也没有。经过一场艰苦卓绝的努力减肥成功,他半夜给自己颁奖,奖杯用一只罐头盒制作,还奏响了国歌。国歌淹没了隔壁夫妻疯狂做爱的尖叫。后来为了重新焕发聋哑女友对生活的热情,减肥成功的男主人公接连饱餐三日造成体重反弹,最终成了一个安详的胖子。
这就是春夏之交的一天下午,单身男子易之锋起床之后身披睡衣赤裸双脚走进卫生间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身材颀长,面孔消瘦,头发蓬乱,目光迷茫。舞台上陈白露的夜生活只有黑眼圈没有脸绿。镜子里易之锋的夜生活没有黑眼圈只有脸绿。这就叫男女有别。
不光由于夜生活而脸绿,易之锋对季节更迭更是麻木不知。他是室内动物,冬暖夏凉。室内动物没有四季意识,不春不夏不秋不冬。只有夜半看碟,斯人独憔悴。说起看碟,这是易之锋的大事业。他决不看什么好莱坞,美国大片大而无当,实在让人嗤之以鼻。他只看欧洲国家的“小制作”,譬如北欧电影。昨夜看了捷克电影《多瑙河只有一滴水》受到震撼,他呼吸急促满面潮红,一时手足无措。这就是单身男人易之锋的独特表现,只要受到强烈艺术感染便丧失理智,不是竭力赞美荧屏形象而是高声痛骂自己傻逼,具有明显自虐倾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