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术月刊》:一份好期刊的品质


□ 肖 鹰

  (清华大学哲学系,北京100084)
  在国内林立的人文期刊中,有几份在我心目中始终保持着好期刊的品质而令我敬重的期刊,已经创办五十年的《学术月刊》就是其中之一。当我还是一位少年学子的时候,就阅读这份期刊;而今我已成为进入中年的学者,仍然坚持阅读它。我认为,一份好的学术期刊,不一定是轰动一时的,但必定如醇酿老酒,葆存着绵长的魅力。在我的记忆中,《学术月刊》似乎未曾发生过什么轰动效应,但其持重醇厚的学术品质.却在中国学术界持续产生着独特的影响。
  我对《学术月刊》最初的了解就是它在当代中国学术界的好期刊声望。以当时做少年学子的心境,觉得它是一份好得难以企及的名刊。我在《学术月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当代审美文化的美育策略》。此时已是1995年,我已过而立之年。自1992年开始,我和一些青年学者开始进行当代中国审美文化研究,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学术热点。我的这篇文章,就是这个课题研究的一个子话题论文。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我幸遇时任《学术月刊》编辑的林榕立女士,便将这篇论文交给了她。我记得,当时林榕立女士已近退休年龄,她不仅热情关注我这位学术新人,而且在审稿、编辑中非常认真负责,令我感念钦佩。这篇文章的发表,是我在《学术月刊》“零”的突破。我因此感到两点:一是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好期刊,《学术月刊》并不是高不可攀;二是好期刊的品质是以其编辑的诚挚努力为基础的。
  一份学术期刊究竟具有什么样的品质才能成为“好期刊”呢?如果按照目前名目繁多的期刊奖评审原则,“好期刊”的品质主要体现在三个可量化的“影响因子”:转载率、引用率、发行量。如同高考分数成为我国中学教育的指挥棒,这三个“影响因子”也成为我国目前办刊的指挥棒。因此,期刊从业人员,从主编、编辑到发行人员,都被迫围绕着提高这三个影响因子而奋斗。本来,期刊影响因子是与期刊的品质,准确地讲,与期刊发表的论文的品质相联系的,论文学术价值高,期刊影响因子相应就会大。所以,一个期刊要提高影响因子,功夫应当用在提高论文的学术水平和学术价值上。然而,在当前中国社会大转型的时期,在“影响因子”指标绝对化的导向下,不少期刊为了提高“影响因子”而将工作重心放在论文之外:抓时兴选题,抢名家文稿,走关系提高转载率。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学术期刊热衷于组织“短平快”的“笔谈”文章而排斥学者单篇力作。因为这些笔谈文章多带有两个特点:第一,其作者一般是知名学者;第二,是易吸引注意力的话题。无疑,满足这两点,期刊是会获得高注意力、高影响因子的。但是,如果一个学术期刊完全以此作为办刊宗旨,它只能办成一个文化时尚刊物,这样实现的不是学术积累,而是学术消费了。
  与这种以基于期刊评奖的“影响因子”界定“好期刊”的标准不同,我认为,“好期刊”的品质是沉稳而持续地追求期刊发表论文的水平,以每篇论文的学术价值为目标。好期刊的品质就在于它是为学术积累而存在的。因为这样,好期刊的论文选题并不一定时尚、抢手,它的作者也不一定是名家要人;当然,好期刊的影响因子就很可能低于那些走文化时尚刊物道路的期刊。好期刊当然也不一定获奖,但它一定是有口皆碑的。现在国内有的“大刊”、“名刊”,已经时尚化、商品化到底了,但因为惯性的原因、体制的原因,仍然包揽各种期刊奖项。然而,这些期刊在学术界口碑之差,不用说早已丧失好期刊的影响,个别甚至连具备学术期刊的资格都没有了。我以为,将引导中国学术期刊回归健康发展道路的力量,不是现在以所谓“影响因子”为核心的各种期刊评奖,而是学术界同仁的“有口皆碑”。
  以我的阅读经验,走过了五十年历程的《学术月刊》相对于那些热衷于“影响因子”的期刊,是沉稳而务实的。它发表的不少优秀文章,并不喧哗而热点,但却成为当代中国学术发展的一部分重要积累。在此意义上,我认定它为好期刊,并热诚祝贺它的五十岁生日!
  注:“本文中所涉及的注解、图表、公式等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本文原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