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蒋经国最后的日子



  22年前的1月13日午后1时,蒋经国咽下人生最后一口气,这位在台湾近代史上,占有最重要一席地位的政治强人,走完人生的道路。服侍过蒋介石、蒋经国父子长达43年的官邸内卫副官翁元,向记者亲口证实,当天蒋经国腹痛难忍,甚至对亲信副官开口求救,一代强人经过半天的病魔煎熬,最终撒手人寰。
  
  请救救我
  
  “我到现在还是记得一清二楚,当天一早,经国先生就非常不舒服,一直捂着肚子喊疼,整个上午就这样扶着又躺又坐,把我跟另外一位副官折腾个半死。”现已高龄80岁的翁元,讲起这段回忆仍是滔滔不绝,仿佛才昨天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当天蒋经国腹痛难忍,甚至对亲信副官开口求救:“拜托你们,请救救我。”一代政治强人开口向副官求救,这让翁元瞬间傻了半秒钟,毕竟做了一辈子的贴身副官,每天服侍众人眼中的强人,让“主子”开口向他求救,这还是头一回。
  从早上7点钟接班开始,翁元就一直听到蒋经国低声抱怨混身不舒服,“我在蒋家服务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经国先生整天这么难过不断抱怨的。”身兼国民党党主席的蒋经国,原定9点钟要赴党部主持中常会,却罕见地因为身体不适,临时向党部告假。
  蒋经国的腹痛,显然与肠胃有关,“荣总”(即“荣民总医院”,是国民党许多高层人物的病房)驻在七海官邸的医疗小组几位医生经过联合诊断,推测应未危及性命,医师决定开给蒋经国几颗胃乳片,以减缓他的不适,并通知身在台中的另一名肠胃科医师赶赴官邸,但当年高速铁路尚未兴建,仅有的高速公路也常常车满为患,估计到达时间约需4个小时。
  到了接近中午,打着点滴的蒋经国精神似乎好些,突然对副官翁元问起自己的三个儿子身在何处,并一_点名。
  “孝文呢?”
  “报告,孝文陪着夫人在楼下吃午饭呢!”
  “孝武呢”
  “他早上来看过先生一您还在睡觉。他不吵您就先离去了。”
  “那孝勇呢?”
  “他人还在新加坡。”
  翁元回忆,当天蒋精国经神状况看起来并无异状,只是突然问起三个儿子的去处,这个情况事后想起来,似乎他已预知到自己大限将至,对自己的亲人一一关心去处。
  不过当天只有孝文在身边,于是副官到楼下餐厅请蒋孝文。蒋孝文多年前因为过度酗酒,醉后竟然伤及脑部,智力有如孩童。孝文的妻子也服侍在旁,一听到先生有请,连忙扶着蒋孝文上来探视,但蒋经国看到孝文之后并没有多说话,挥挥手就让两人离开。李登辉缺席
  翁元原本以为先生即将午睡,不料12时约55分时,蒋经国突然“呕”的一声,大口鲜血吐得满身都是,连床单都染上大片鲜红,副官赶紧拿出弯盆盛接,蒋经国又连吐几口鲜血,盛了几乎大半碗。
  由于状况并不寻常,翁元见先生止住了呕吐,端着弯盆就朝医生快步前去报告。翁元事后回想,大半碗的血呈现暗红色,显然不是临时发生的内出血,而是在腹中累积一阵子的胃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