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在有情无思间


□ 林语尘

  临走前搜尽行囊。千里迢迢带来北京的唯一的“闲书”,就是汪曾祺文集的上下两卷小说。
  小时候家里有全套的汪曾祺文集,对于孩子而言,散文、戏剧和文论还不那么有吸引力,所以我最早看的是小说,至今感情最深厚的也是小说。
  他描绘了我的梦境,那安静平和的文字,笔下确然是文人眼中特有的美。昆明潮湿的雨季,干枯的仙人掌篱笆竟然开出了金黄的花;小舟划进苇荡,新抽的柔软芦穗泛着紫色光泽;封了火的炉子,从煤块的缝隙里仍泄露出隐隐的蔼然的红晖——细腻逼真得仿佛他已经在这样的风景里活了一百年,对这一切熟悉到随时随地可以娓娓道来。文字平淡到了极致,我却始终觉得很美丽。
  美好的梦影就在他平淡如水却也细腻如水的文字里一帧帧闪过。这是一个有心的人,也是一个纯粹的人,怀着对生命永不厌倦的爱。所以,即使是他年近古稀时所写下的东西,仍能让人回忆起无瑕的童年。
  为人亦如为文。据说汪老在参加一次文联宴会时,先是西装革履,进门正襟危坐,不多时,便脱去外套,进而伸臂挽袖,再后来兴之所至,竟然卷起裤脚蹲到了椅子上。白发高龄,仍是童心未泯犹如赤子,活得洒脱,活得快乐。一面是对生活如此有情;而另一面,却又好像对现实的世界全然无思。仿佛带着老花镜,对于遥远的(已经逝去的回忆的,或者遥不可及的未来的)美丽的生活、美丽的情谊,看得格外清晰细致,近乎显微,然而近在眼前的艰难现实,却总是淡淡忽略,视而不见。或者,这样说也不对。因为对于他,即使近在眼前的现实再艰难,也仍然不会缺乏可以发现的美。他的眼睛和心灵,只为美而存在,而可以忽视其他。
  他的一生活得并不容易,文字里却没有艰辛——有些,或许辛酸,却毕竟还是感觉不到生活的沉重。写抗战期间身处西南的困顿日子,他说“那段日子实在是很好玩——除了好玩,我找不出别的什么词来形容它”(《老鲁》);作为右派被下放改造,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专职掏粪,竟然能带着两本杜诗当消遣看;那旧书的封皮被有缝跑烟的大炕熏黄了半边,还当作是美好的回忆的印记(《七里茶坊》)。
  真是服了这老先生,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乐观。
  身为文人,他很敏感。但作为乐观者,他却也很强韧。唯其如此,他才能如此泰然。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还是孜孜不倦地寻找生活的美,且只向人展示美,并不让你看见“月亮背面”的坎坷与阴暗。文学大家言为心声,我相信汪老所写的,必然就是他所想的,没有任何的隐瞒。那么。他所呈现的就是一个没有抱怨的光明的心灵。我往往在委屈的时候想起他来,最佩服的,就是他这种永远平静、永远明亮的心态。
  有时候,他的确美得很脱离现实。当我阅历渐多之后,看了余华的《活着》《在细雨中呼喊》,看了贾平凹的《鸡窝洼的人家》,又以不再只知道钓鱼抓螃蟹的年纪回了一趟老家,这才惊觉农村是怎样的现状,明白了那并不是汪老笔下梦幻的村庄,不是只有湖荡、芦花、惊飞的水鸟,一头乌青头发的女孩子的干干净净的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