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谷子 烂芝麻


□ 李治邦

  一
  
  解放天津十年了,在一个都是政府官员住的九号宿舍楼里,随着院子喇叭里播送的《社会主义好》歌声,潘秀兰把一个新书包送给七岁的儿子李四方,他要上小学了。
  九号宿舍楼中间的院子里种满了庄稼,这块地种什么长什么。李四方后来成为这座城市的副市长,他带人来到九号宿舍楼,准备拆除。浙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给了这块土地最高的价格,轰动了全国。李四方对市委书记和市长说,我去拆吧,我知道那里至今还住着四十多个离休老干部。李四方指着已经停满小轿车的院子说,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爸爸种下的一片玉米,高高的,棒子硕大,黄昏时在夕阳中显得格外挺拔。也有种高粱的,穗子红红的,风一吹动,像是小时候戴的红领巾一飘一飘的。建委主任看见李四方的眼泪流出来,赶紧带着其他人躲开,只剩下李四方副市长在那里凭吊,可很快建委主任就跑来,说,市长,快走,不少离休老干部听说你来都跑过来了,有的手里还拎着铁棍子呢!
  解放后的十年间,九号宿舍楼的人与人关系特别融洽,尽管有市领导十几个,局长三十几个,但从来没有官衔大小的界线,大院的氛围跟乡下村子差不多少。邻居们见面都随意地打招呼,孩子之间也如同兄妹似的,一起上学,晚上若是没回家,父母也不用惦念,一准是在哪家留下吃饭了。李四方家楼上住的是市委书记艾莆田,艾书记的两个孩子圭圭和梅梅中午就在李四方家吃,潘秀兰给做,然后每月一结账。潘秀兰是农村妇女,摆上桌的也仅是窝头熬白菜什么的,炒菜时搁的油就是一丢丢儿,手心那么点儿,最后是棒子面粥。那时能吃上白面馒头就相当不错了,潘秀兰都让给圭圭和梅梅吃,李四方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让哈喇子可劲地流淌。后来艾莆田当了省委书记,文化大革命后离休了。有次见了李四方亲昵地说,在我印象里,我们就跟一家人似的,你们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吃着照样也挺香。李四方说,现在不可能了。艾莆田说,我不想现在,想的都是以前的事情。李四方是个馋鬼,他变成馋鬼是跟那时候吃不上肉有关系。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有回艾莆田老婆带着他去了一趟全市有名的起士林餐厅,吃了顿丰盛的西餐。当他进到具有百年历史的餐厅,吃着炸猪排和罐闷鸡,就觉得上了天堂,到现在回味起嘴角还都是余香。如今,李四方说再到起士林吃西餐已经体验不出当年的陶醉感。李四方不爱吃母亲的菜,觉得不好吃,就跑到各家去吃。他去得最多的是楼下阎姨家,人家总吃馒头。他就爱上那去蹭,吃完以后,回家不敢对母亲说到阎姨家吃馒头去了,就硬去啃窝头,吃撑了就在院子里疯跑。
  李四方跑到院子里玩耍的时候,总爱跟阎阿姨五岁的闺女盼盼玩过家家。后来,李四方上小学到六年级,盼盼也上了四年级,似乎大了就不好意思了。可李四方还想玩,他觉得两个人成亲的过程很好玩,这么多伙伴围着闹着,然后喊着新郎新娘。特别是能公开地抚摸盼盼的两只小手,觉得浑身都麻滋滋的。李四方当了副市长那天,对盼盼曾经抱怨过,哪回让你亲我,哪回你当得都很不情愿。潘秀兰先后生了三个小子,她偶然在南市听一个算卦的人说过,如果再生一定是个女儿,因为你的火命已经结束,水命弥漫。潘秀兰骨子里太喜欢闺女了,喜欢到了要疯的程度,眼睁睁生了三个都是秃小子。她给了算卦的四块钱,解放后五年的时代,四块人民币已经是巨额资产了。那算卦的很是平静,说,算不准了你找我,我加倍还给你。潘秀兰没敢告诉丈夫,她怕告诉了就意味平地刮起一场血雨腥风。等李四方光着屁股,露着男人的物件展现在潘秀兰面前,潘秀兰不解了,对旁边护士愤恨地骂道,他娘的,怎么着也该是闺女呀,是不是给换了!潘秀兰马上派大儿子去寻找那算卦的,早已经无影无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