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生物采集到生态摄影


□ 汪阗 马莉

  在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的今天,许多人,特别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越来越向往走进大自然、拥抱大自然。因此,近年来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的旅游观光、夏令营等多种多样的自然探索活动十分热门。这些活动益处多多,使人们在直接感受阳光、呼吸清新的空气和接受雨露洗礼的同时,既可以在紧张的工作学习之余得到放松,又可以获得在书本上学不到的大量科学知识。然而,这些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以及对生物多样性的破坏也是不可小视的。笔者认为,在五花八门、形式多样的自然科学探索活动中,对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最为严重的莫过于生物考察。在探索天文的活动中,参与者只需在学习天文知识后,利用肉眼或普通望远镜、天文望远镜等仪器进行进一步的观察、验证:在探索地理的活动中,参与者往往一起观察地貌和地质遗迹,从而认识岩石、矿石的种类,了解各种地质现象和理论;在探索生态学的活动中,参与者也只是对某一环境进行生态测量或调研。

  上述探索工作并非仅限于专业人员,受过一定培训的爱好者通常也能较好地完成。但是,对于生物学考察活动和学习生物学知识的探索活动而言,进行动植物标本采集往往是最为重要的野外工作内容,同时也是该领域最为基础的工作方法。随着这种干预性理念的深入人心,问题也就逐渐显现出来了。

  一般来说,生物学探索活动中的参与者大多数是学生。面对维护生物多样性和满足自身探索兴趣这两个存在矛盾冲突的结果,许多学生都会不假思索地选择后者。同学们往往会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大规模的采集。例如,昆虫标本采集是开展得较为普遍的生物探索活动之一,因为无论种类还是个体数量方面,昆虫都是数量最多的野外生物类群,而且通常易于发现和采集,标本采集者往往在活动开始后不久便收获颇丰。

  因为采到的昆虫个体多,有的人索性将几头昆虫放在一个小瓶中;有的人则因陋就简地用矿泉水瓶盛装;更有甚者就地对先前采集的标本进行筛选,仅保留自认为最好的,而把那些形态不好的昆虫标本就地丢弃。于是,当一个地点的采集工作结束后,那里的环境往往被弄得一片狼藉。不仅如此,在标本制作与保存过程中,由于技术不娴熟,往往会有很多人辛苦一场却得不到一件完好的标本,更别说进一步的标本保存了。

  可见,这样的标本采集活动既是对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和对生命的不尊重,也是对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理念的亵渎,与开展标本采集工作的初衷根本是背道而驰的,更何谈教育学生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教育理念呢?

  那么,有没有一种方法既可以培养广大爱好者对生物学和标本采集的兴趣,又不会对自然环境产生严重的破坏呢?笔者认为,生态摄影是解决以上问题的好办法。

  所谓生态摄影,就是利用手中的照相机在自然环境中进行拍摄与记录。它的意义在于既不会伤害生物个体,又可以描述该地区的生物种类、展示动植物的形态特征并记录生物的习性。

  不仅如此,生态摄影对于推动自然保护和物种保护方面也具有关键性作用。这是因为进行生态摄影时,我们所记录的都是一个个灵动的瞬间。那种自然的、由自由生命展现的魅力往往可以感动许多人。而这样的魅力很难在生物标本上生动地展现出来。

  生态摄影同样可以满足许多人认识自然物种的爱好。在为野外拍摄的生物图片命名时,鉴定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了,翻阅文献或检索表,甚至进行网络交流,都是一系列的学习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摄影者对自己拍摄并鉴定的物种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久而久之,这位生态摄影爱好者很可能从一个生物分类学的门外汉变成一个专业的生物分类专家呢。每次翻看自己的“物种收藏库”,那一张张图片不仅能勾起一次次生动的回忆,还会引起一次又一次对生命和自然的感悟,甚至感动。

  也许有人会说,我没有专业的照相机,也能进行生态摄影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首先,生态摄影不一定非要使用多么昂贵、高端的摄影器材,一台小型数码相机同样可以拍摄出令人感动的作品。再有,拍摄过程中的苦苦搜索、小心接近、千方百计使目标动物接受我们的近距离存在……直至拍摄到满意的作品,其中的每一个环节往往都是生态摄影师或爱好者最为津津乐道的回忆。其实,很多拍摄者在这一充满艰辛和变数的过程中并没有考虑过拍摄的照片会有什么用,他们所热衷的只是享受这个过程。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在生态摄影过程中我们还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必须永远把拍摄主体的安全放在首位。如果因拍摄而使目标动物惊恐不安、甚至给它们带来危险甚至死亡,那么也就失去了生态摄影的意义。尤其要注意的是那些被我们的拍摄活动吸引而来的好奇者,这些人很可能对拍摄目标造成意想不到的危害。当然,我们更不能为了保证拍摄效果而以任何方式关押其他动物以吸引捕食者进入镜头。拍摄前,我们一定要调研并了解拍摄对象,不能因为自己的无知和莽撞而激怒或伤害它们。更不要忘记,生态摄影过程中,最重要的并不是得到满意的照片,而是照片背后那颗关爱动物、关注生态保护的善良之心。笔者认为,如果人们怀有一颗对自然充满感恩和热爱的心,就一定能拍摄出可以感动自己和他人心灵的好作品。

  从生物采集到生态摄影,对待自然生命方式的改变是人类对大自然进行保护和认知理念的转变,也是真正培养人们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的过程。笔者相信,面对镜头前的拍摄对象,无论它是植物还是动物,当我们捕捉到一个个大自然赐予的生动、感人的瞬间并按下快门时,就已经达到了自然探索的初衷。

  “除了照片,什么也不要带走;除了脚印,什么也不要留下。”愿每一位生态摄影爱好者都能践行这一约定,在给子孙后代留下生动照片的同时,也留下那些鲜活而自由的生命,真正爱护我们与其他生物共同拥有的家园。

  (作者单位:①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②北京自然博物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从生物采集到生态摄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