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原本以为我跟文学恩断义绝


□ 朱 玉

  尊敬的各位前辈、各位作家:
   当我站在这个位置时,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从心里发出疑问,这个站在上面准备发言的人是谁啊?
   请允许我作个自我介绍。我是新华社的老记者,是报告文学的新作者。
   今天是《北京文学》庆祝60周年的喜庆日子,也是个好天气,但我脑子里频频闪现的是我与《北京文学》结缘的那一天,因为一场灾难,那是一个国家最暗淡悲伤的日子。
   我无法忘记把我拉上文学道路的那个电话。那是《北京文学》的约稿电话。第一次接到电话,我是站在汶川地震灾区的土地上。
   最初,我是用决绝的态度拒绝了杨晓升老师的约稿。我从灾区出来,我不愿去再想灾区,也再不想去写灾区,那种彻骨的疼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但是他用文学打动了我。他说,你写的新闻是易碎品,但你的文学,是作品,作品是可以留给自己和后人反复看的。
   庆幸的是,我被他说动了。半个月之后,我把我的第一篇报告文学作品交给了他。交稿之前,我忐忑地告诉家里人,如果我的稿子达不到发表标准,那,我们就留下来自己看吧。这篇用血泪写成的作品,就是后来大家看到并曾获新世纪第四届《北京文学》奖的报告文学《天堂上的云朵》。
   交上去的是作品,但交不上的是我心里的悲伤。由于在写作时不断地翻检自己悲伤的采访过程,我在半年中都没有走出自己的抑郁,直到汶川地震一周年的日子到来,我从纪念直播的摄像机前离开后大哭一场,心里的伤痛方才基本愈合。
   现在,我为汶川地震和中国人的灾难意识所写的作品,已经成了印刷品,有的,还进入了大学课本。悲伤慢慢散去,感激慢慢浮起。我常常想,如果没有那个电话,我会怎么样呢?
   对于一个新作者,一个电话,改变了他的生活道路,让他今后终生与文学结缘,这样的事,相信《北京文学》,在它60年的办刊生涯中,在它577期杂志中,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今后,他们还会再继续做。这样,文学才有新的血液,我们才能读到新的作品,文学史才能一层层地沉积,这一切,都是那一个个热情的电话和信件、邮件积累而成的。
   各位前辈、各位作家,请注意我向你们致敬的方式,我介绍自己时说,我是个新作者,我从来不敢言说自己是个作家,甚至不敢在你们面前使用任何有文采的词,因为生怕让你们笑话。我不敢说自己是读着你们的作品长大的,因为我怕把你们叫老了。对于一个上世纪80年代在北大上中文系读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文学这个词有多么神圣,作家这个词有多么圣洁,你们可能是难以想象的。从毕业分配到新华社,开始搞新闻那一天起,我以为我跟文学恩断义绝了,但,是你们不嫌弃一个新作者的无经验,是你们不嫌弃她文笔上的稚嫩,是你们不嫌弃她的一笔一墨,从而一针一线地为她编辑为她改稿为她写评论为她在评奖会上占用你们的宝贵时间阅读她的作品乃至为作品讨论,没有你们,哪里有中国文学的今天呢?又哪里有我的现在呢?为了报答你们,为了这个到现在还叫我新秀的文学界,为了花时间看我作品的人们,我也得努力写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