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女嫣红



  一
  
  当我伏案于桌开始我的叙述时,白纸上便倏然飘来一朵鲜艳嫣红的色彩。它变幻不定,行状逶迤,而我试图让其就范于文字的方框长列中。
  这样,我看见自己沿着回忆的长廊走进了这个师范学校九一(7)班的教室。那是一九九二年秋季开学后的一个日光金薄的上午,刚送走了一个班毕业生的我,又被派教二年级这个班的“文选与写作”。
  进了教室,一屋子黑溜溜的眼睛都挂在了他们新老师的身上。我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邵,你们叫我邵老师好了。停了一下又说,当然啦,我们学语文的讲究精炼,你们还可以省略后面一个字,就叫我邵老也可以,我没意见。
  学生们一起合唱般地笑了,看着我这个三十几岁的邵老。
  但我不笑,又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吧,古代有个老外叫伊索。一天伊索正在路上散步,一位行者上前拦住他说,好心的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多久才能走到镇上?go(走),伊索回答说。我知道要走才行,但要多久才能到呢,行者说。go!伊索又大喝一声。行者弄得挺生气,心想这家伙疯了,就掉头走开了。突然间,伊索在后面亮着嗓子喊,两小时你就能到镇上。行者回身叫道,你刚才怎么就不肯告诉我呢?伊索回答:之前怎么可能,我又不知道你能走多快。
  学生们看着我又互相看看,不知这位邵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到这时,我一把摔开葫芦了。说道,我们都是刚接触的,师生间都想互相了解对方,但是现在这还不太可能。好吧,那就只有让我们在往后的日子里一起走下去看了,Let’s go!
  在葫芦的炸裂声中,爆发了学生们的热烈笑声。
  我却沉下脸来,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头的样子。待静了场,随机抽样地叫出那么一个学号:7号,请你站起来。第三排座位上迟疑地站起一个女生,一头黝亮的短发,一张白净的脸,一双黑得潮润的眼睛。我瞄了一下点名册上的名字,鄢红。
  我又随机往下叫:40号,请起来。后排座位上立起一个高个瘦脸的男生,有着一双潜藏于有些凹陷的眼眶里的眼睛。我又瞄下点名册,梁树生。
  我昂然而立疾言厉色地发布出一道道命令:13,请起;24,请起……这里那里应声而起了七八位学生,教室里顿时笼罩了一片紧张莫名的气氛。我又命令道:全班起立!全班人都站立起来了,齐崭崭地。我让他们在紧张的气氛中保持了一会儿端庄的造型姿势,这才亮脸一笑发布安民告示说,都请坐下吧。
  回过身来,我在黑板上板书下课文题目:《论权威》。然后说,这就是我们今天上课要讲的。至于什么是权威,想必同学们已切身体会到了……
  关于这堂课的效果用不着多说了,说白了我那也其实是在变相讨好学生。对于本文重要的是,我把叙述对象正式引出了场。
  鄢红我有点眼熟,记得九一级新生进入校园时,便见有一女生一袭红裙飘来飘去,到处晃亮着人们的眼睛。这便是鄢红。据说以前她在班上挺活跃,还担任了文艺委员。可我现在看到的她却是安静的涛、无浪的潮。上课听讲是听讲,眼神却老是飘到看不见的远方,迷蒙着明亮的忧伤。她再很少穿那件撩人眼目的红裙子了,而是间替换穿一件黑T恤和白衬衫。
  当老师最难过的事,莫过于你翻来覆去地讲过去讲过的内容,自己都觉嚼得嘴臭。那次作文课我便没来命题作文的老套数,而是剑走偏锋。我在黑板上写下第一段:星期天的傍晚,晚霞烧红了西方的半个天空。然后把学生分成两组,谁想好了便上去续写下一段,并要求尽量写得难以为继,看谁又能接得上,如此来场作文接力赛。学生们好玩的天性被挑逗起来了,纷纷志同道合地加入了这场智力竞赛与文字游戏。但这样弄起来的文章虽然段与段接上了,全文却像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也不知算个什么东西。最后我做总结说,下面老师来做示范动作,让这篇文章来它一个形散神不散吧。我在这篇行文跳来跳去的文章上加了一个尾巴:忽然一声什么响,我从梦游中回醒过来……
  女生笑得鲜花怒放,男生笑得弥勒佛样。
  为给大家助兴,我又添油加醋地讲起了一件事。说是为了不辜负校门口“学高为师,德劭为范”那块大牌子之名,你们的邵老不仅对文章做些“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之事,对人也责无旁贷。不过对人比对文麻烦得多。这不,某位十七岁雨季里的女孩子不知什么事特难过,曾写信给我说她不想活了。接信后可把我吓坏了,找到她叫过一旁问是怎么回事。她偏偏头甜甜笑说,我只想看看还有没有老师同学在乎我,我给你也写了信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