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着心灵走四方


唐诗宋词像故乡一样,离我已十分遥远。远处的那个人,在幽州台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独怆然而涕下。
  这个时候,我站在斑马线上,陷在车流的漩涡里,钢铁的面孔擦肩而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前后不着故乡。
  也就是这个时候,向迅给了我他的这本诗稿,这部《清江,人世画图》。在湘江边上,岳麓山下,作家协会的办公楼第四层,我碰上了向迅。一位风尘仆仆的单瘦年轻人。土家族人不算多,能在这样一个地方碰上一位土家族兄弟真是巧。我们本来是要在放牛的山路上碰面,是要在采蘑菇的林子里或摸鱼的小河里见面。
  我们见面没说什么,我们只是相互打探一些同样游走四方的故乡人。像李传峰,像叶梅,像田瑛……我们以后在同一幢楼里做汉字的营生,他写诗,我写小说。我们见面也没说什么。两个游走他乡的人,两个放弃了三峡玉米和牛羊的人,两个把故乡留在记忆里的人,一个旅人和另一个旅人的故事,有什么好说的?
  我读向迅的诗,像读我自己。他能把自己的心思变成很好的诗。故乡的清风和草木,高山和流水,人与村落,路和声音,都是他的诗句,他把故乡一页一页地写成书。他把故乡给予他的天赋——回报给故乡。如他的诗句,太阳这个老伙计,把我们由花朵变成果实,时间让我们开放成灿烂,然后变为尘土。
  向迅是很有才能的,很好的诗人和互联网编辑,他比我挣更少的钱,用很少的钱养活他的诗和他自己。这是一个随手可以刷钱的时代,遍地黄金。向迅写诗,诗不怎么能变钱。所以,向迅的同事右手对我说,钱太少了。我经常出入那些一掷千金的地方,但我往往是在这钱太少了的地方找到真正的快乐。
  向迅和他的诗来到我的身边,让我更能保持我的本相,让我的语言和生命变得更加真实。向迅的诗很真实,真实得那样忧郁。他把世相写得那般温柔,那般无害。是的,用诗语言建设的世界是最环保的。在诗歌里,连古战场的厮杀也是那般美丽。向迅的诗,让故乡的土地多了一份收成。
  游走四方的向迅,只带了一颗心灵,这样旅途就少了一份累赘。心灵在大地上行走,不是漂泊,心灵在每一个地方都会留下故乡的印记,所谓他乡变故乡。向迅在湘江边上,在西藏,一样能将他的灵魂和诗留在那里,他写西藏,写蒙古包。格桑花一朵一朵,从地上跑到了天上。拉萨,人神共居的地方。青草撩起天边的衣襟,奶着一群孩子。蒙古包,这草原上奔跑的云朵,这大地上移动的温暖。
  向迅,就是这样一位诗人。他的旅途,他的脚印写成诗行。
  我们,中华民族,用汉文写作的人,是楚风汉韵,是唐诗宋词养大的。神教我要有爱心,要海阔天空地包容万事万物,但我不能容忍那些对唐诗宋词楚风汉韵傲慢无礼的人,正如我不能容忍那些对母亲傲慢无礼的人。毫不客气地说,我的心灵从不与我经常混迹其中的一些人为伍。一个民族没有诗的悟性,怎么会有想象力和创造力?在我们这个诗歌的国度里,一个不会尊重诗人的人,怎么算一个完整的人?正如一个国家,没有软实力,怎么能算一个完整的国家?蒙古族诗人阿尔泰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一位诗人喝醉了酒在呼和浩特的大街上走,问一位年轻人,你知道什么是诗吗?年轻人说不知道。诗人给了他一耳光,你连诗都不知道,还知道吃饭吗?我们听了之后好笑,笑了之后心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