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越南所见所闻


□ 朱金晨

我们这支出访越南的中国作家代表团,大约是近年来中国作协最小的组团了。团长是陆天明,团员仅为我一个,还有二位,一位是陪同我们出访的中国作协外联部副主任陈喜儒,曾多次伴随巴金先生去日本访问,另一位是随团翻译老沈,曾在总工会工作过,如今业已退休在家,苦于眼下学习越语的人越来越少,能充当越语翻译的不多,只能又把他请出山。
代表团规模虽小,档次倒挺高的。临行前一天晚上,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金炳华同志还专门设下便宴为我们饯行。到了越南,从河内到顺化再抵西贡,一路上也是享受到在文学界算是最高的待遇了。只是这种待遇,有时让我这个素来是“闲云野鹤”似的文人,实在消受不起。每到一处,即便在用餐时,宾主双方都彬彬有礼地各坐一方,先是互相致词,然后各自介绍,还没吃上几口饭菜,一切宣告结束。较之我们来,随同的翻译老沈更为“无奈”,他一会儿要中译越,一会儿又将越译为中。有一回记得在西贡作协做客时,居然忙得搞错了对象,竟然将对方的越语,不加翻译地对陆天明说上了,弄得团长一脸茫然,真搞不明白这是发生啥事。看来老沈是饿晕了头,要不然临散席前,怎会还抓紧时间吃上几筷菜。在越南的每一天,越南同志太热情了,介绍起越南文学都是长篇大论,我见他们忙于发言几乎顾不上用餐,出于礼节,作为客人也只能客随主便。好在也有自己活动的时间,自己团里的人聚在一起,自是无所顾忌地吃上一餐。每每这个时候,那位由越南作家协会派来全程陪同我们此行的姓范的外联部女性工作人员(后来大家熟了,都称她为范同志),坐在一边,发出会心的微笑。陈喜儒与这位范同志显然很熟,以前她到中国访问,接待过她。那天,我们由南宁飞往河内,刚出机场大门,一见前来接关的是她,老陈悄悄对我们来说:越南作协美女来了。后来老陈也从没有向我们解释过:这样一位胖胖的女性,为什么叫做美女。
美女是很擅长接待工作之道的,老陈介绍说她干了十多年这方面的活计了。负责接待的她待客热情、周到是没得说的,但不知是越南作协给她的接待费少了,还是别的原因,在钱的方面抠得很紧,忘记了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那天晚上,从机场出来下榻河内一家宾馆后,她带领我们出外用餐,东觅西找,走进一家灯火黯淡、屋内乱七八糟的小餐馆,在用餐时,从内屋走出一个残疾人,坐在我们一边,嘴内喃喃有词不知说些什么。反正这样的环境,一下子让我们几个人倒了胃口,都吃不上几口,匆匆欠身走了,本来就花费极小的她又大大节约了一笔开支。
最让我们感到不快与不解的是,到了西贡,她先是去借一家小宾馆,经陈喜儒提醒,才改去了面对西贡河的西贡宾馆。谁知范同志只为我们四人借了两间房,老陈又不得不提醒对方,我们的陆团长一个人必须有一间房。她说这里的房源紧,已没有房间。稍停顿了一会又说她到外面借地方去就寝,将自己的一间房让出来。晚饭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经过三楼,发觉她在一个房间的门外,用钥匙打开了门,身影很快消失在房间里。不是说没有房间了吗?怎么她手上又有了一把房门的钥匙。又能说什么呢!我们只能是面面相觑,发出几声苦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