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羊汤馆


□ 刘亮

  赵大庆一早就开着面包车去东乡镇买羊,他老婆王秀芝在羊汤馆做准备。快到十点的时候赵大庆回来了,脸拉得老长。王秀芝问他:“怎么了大庆?”赵大庆说:“王老歪真不是个东西,上星期买他的羊是十三块钱一斤,今天说少了十四块钱不卖。这个王八羔子,嘴就是他的价,一会儿上来一会儿下去,和个吃鱼鳖似的。”王秀芝说:“不就是涨一块钱嘛,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呀?”赵大庆说:“不是一块钱的事,主要看他那个熊样我就气得慌。”王秀芝抿着嘴笑笑没再问,帮着把羊架到后院。厨师李大头过来了,赵大庆说先杀两只肥的,那三只小的等明后天再杀。李大头答应着回屋取刀子。王秀芝跟着赵大庆回到前厅,赶紧给赵大庆泡上了热乎茶。赵大庆说:“一会儿把羊鞭羊脑各准备两个,任建国中午要来。”王秀芝点着头进了厨房。
  赵大庆坐柜台里面喝着茶嘴里还嘟嘟囔囔。打杂工刘婶忽进忽出,听见赵大庆在骂,以为是两口子吵架了,就劝赵大庆:“大清早的,别生气啦大兄弟,俺看着老板娘挺勤快的……”赵大庆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应付刘婶。王秀芝出来说:“忙你的吧刘婶,大庆骂的不是俺,他在生卖羊的王老歪的气呢。”刘婶嘎嘎笑了,说:“这更不应该生气了大兄弟,那多不值!熊卖羊的老头又听不见,你说是吧?”赵大庆一想也对,在这嘟囔有啥用,王老歪又不疼不痒的,还是下回见了他呲囔他几句再说。厨师李大头提溜着羊头进来,朝赵大庆咋呼:“今儿买的羊不孬老板,肥瘦大小正好。上次有两只不行,是他娘的小羊羔子呐。”赵大庆说:“上回的是宋秃子的羊,这回买的是王老歪的。”王秀芝说:“别生气啦,羊好还不行嘛。”赵大庆说:“不是那回事,别人见了我都笑呵呵地点头递烟,你看王老歪那个熊样,还得我主动给他让烟,也不说把烟递到我手里,真他娘的小气哩!”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任建国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人,大约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白白胖胖,赵大庆不认识,就先跟任建国打了声招呼。任建国笑呵呵地说:“老赵,帮你引见一下,这是咱们市著名摄影家杨萧轩老师,今天特意到咱们县来尝尝你的手艺,把你拿手的都往上上吧。记住,我点的那两样别忘了。”赵大庆笑着把烟递了过去,接着把他俩引到单间。王秀芝进来,递了餐巾纸和点菜单。任建国笑嘻嘻地指着王秀芝对杨萧轩说:“杨老师,都说东坡庄的男人西乡镇的女人,这话不假,今儿看老板娘就能看出来,生俩孩子了还照样水灵灵的呢。”王秀芝说:“任科长说的啥呀,俺满脸褶子还怕吓着你哩。这不,老赵还准备寻个小女孩来点菜,怕俺影响店里的形象呐。”任建国接着说:“别别别,这样最好。那些小姑娘抹得和鬼似的我们看着疹得慌,还是你这样自然色的好。”杨萧轩跟着笑起来,点着头。赵大庆说:“任科长,你真会开玩笑,都老娘们了还自然色,还是你们文化人会揉词呀。”任建国说:“听说老板娘就是西乡镇的,是不老赵?你可寻着好媳妇啦,那边的女人可俊哩,你就回家搂被窝里偷着乐吧。”赵大庆嘿嘿笑着光挠头,过会儿说:“两位艺术家想吃点啥,只管点,俺下把力气给两位老师露两手。”任建国自己拿过笔来,龙飞凤舞写了五个菜,最后又交代赵大庆,说是再拿一头蒜来。赵大庆把门掩上,把单子交给王秀芝,王秀芝转身进了厨房。厨师李大头正剔着羊头肉,王秀芝把菜单给他。李大头努努嘴,两手举着,示意她放板子上,接着问王秀芝:“老板娘,那个任建国是干啥的,怎么回回开你的玩笑?俺看着他咋不像个好人呐。”王秀芝说:“没事,他就是光痛快个嘴。你说他干啥的?他是咱县电视台的一个小头头。”李大头还想说啥,王秀芝没让他说,指指菜单,出去了。
  前厅里一共六张桌子,外加四个小包间,这会儿人上得差不多了,赵大庆也进了厨房帮忙,王秀芝在柜台守着。一会儿任建国出来了,朝王秀芝招招手。王秀芝笑盈盈地过去问:“任科长还需要啥?”任建国示意她进来。王秀芝犹豫犹豫,最后还是进去了。任建国说:“怕啥呐,又吃不了你。是这么个事,杨老师看你的形象不错,想给你摄个影,不知怎样?让我问问你。”杨萧轩接着说:“看老板娘谈吐不凡,气质优雅,想请你做个模特不知老板娘赏脸么?”王秀芝有些意外,手不停擦着围裙,说:“杨老师真会开玩笑,俺都老成这样啦还气质优雅,这不是笑话俺嘛。俺觉得您还是找城里的小姑娘照比较好,人家那样的才叫俊呐。对了,任科长电视台里的播音员俺看着就挺俊,和电影明星似的。”任建国摆着手说:“老板娘此话差矣,那样的小姑娘有那样的美,老板娘这样的更显生活之恬静美呀!各有各的美法,还请老板娘不要谦让,答应杨老师的请求吧。”王秀芝了解赵大庆的脾气,就没敢自作主张应下,说是问问当家的再说。
  前厅的人像吵架似的喝着羊汤,不时有要加汤的,加香菜的,加凉菜的;有要腰子的,要羊脑的,要羊鞭的,问厕所在哪的,等等。王秀芝忙过来转过去,就把任建国拜托照相的事忘了。赵大庆这会儿也清闲了,坐柜台里头抽着烟喝着茶笑眯眯地瞅着几桌子的人。赵大庆既满足也不觉得兴奋,他从十八岁就跟着他叔叔开羊汤馆,到现在自己干,已经在羊肉味里熏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年里,他见的客人太多了,就像他卖出的羊汤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卖出去了多少碗。但有一些人赵大庆记得还是很清楚,像任建国就是其中之一。他从第一眼见到任建国到现在比较熟悉,不过才三个月的时间,他觉得自己三五年不见任建国也能认出他的熊样。原因是,他太有特点了,长相一般,关键是他每次来喝羊汤必吃羊脑和羊鞭,从没咋呼腻的时候。赵大庆暗地给他算过,这家伙一般一周来三四次,每次一个羊脑一个羊鞭,外加些羊头肉,这一个月下来他得吃多少羊脑羊鞭?有时赵大庆跟王秀芝开玩笑,说任建国每个月补那么多羊鞭他老婆受得了么?王秀芝说,熊东西你吃饱了撑的,闲得难受啊!赵大庆和王秀芝亲热时也好拿任建国开玩笑,说他老婆受不了咋办?王秀芝有次急了,说赵大庆,她受不了也得受,又不是你老婆你瞎操啥心?正当赵大庆的思绪无限乱飞时,任建国和杨萧轩吃完了,任建国跑过来结账。赵大庆依旧收了整数,把钱放抽屉里时任建国说话了:“老赵,你老婆给你说了么?她说非你点头才行啊,怎么样?给个面子呗!”赵大庆说:“啥事?俺还不知道啥事哩。”任建国就把王秀芝叫到跟前,问赵大庆:“是这么个事老赵,杨老师这次来咱们县是搞摄影创作的,正巧看到你老婆的样子不错,想当个模子,来展示一下咱们县新农村新时期新妇女的形象,不知你意下如何?”赵大庆一听是照相,笑呵呵地说:“行。顺便也给俺照两张怎样?哈哈哈……”
分享:
 
摘自:黄河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羊汤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