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疾病的夏天


□ 傅 菲


我说不出,也没有哪个医生确切地告诉我,那叫什么病——咳嗽、胸闷、失眠、尿多、体重下降。就像一尾玻璃罐里的鲫鱼,没有活力。生命中的色彩一缕一缕地黯淡。沉闷与寂寞,愁郁与孤独,渐渐汇聚,形成一片深墨色的海。那样的无边无际,我寻找不到边界。
咳嗽已经很久了,我仿佛能听到身体枯萎的声音,呼哧呼哧,需要水的滋润。我不得不到医院看医生。医院是一栋十六层的高楼,门诊部设在一楼,坐诊的医生姓许,年龄与我相仿,三十出头,额头因轻微的脱发而显得又宽又亮,脸部瘦削,像个树杈。
我剧烈的咳嗽并没有引起许医生的同情和关注。他凹陷的眼睛宛如核桃壳,空洞、漫散,游动几缕淡黄的血丝,俨然是一个惯于熬夜的人。他安慰似的询问,是一种职业的口吻:“你咳嗽多久了?还有哪个部位不舒服?”温和中有一股深深的冷漠。
“差不多有十天啦,痰有时黑色,有时黄色,呼吸困难,浑身无力”。
许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我肺部,又看了看口腔,也没再多问,就用白色胶布卷好的圆珠笔芯,在处方单上草草地写了几行字:病毒唑一瓶、炎立消两盒、午时茶两盒、感冒灵一瓶。
其实,我认识许医生。我曾在一家媒体做情感热线,每天要接触许多情感故事的主角。他们的脸是悲戚和哀怨的。许医生便是其中之一。那天许医生应约坐在我桌前,穿一件青蓝色的西服,很拘谨地看我,惶惑,无助,一副饱受创伤的样子。他手不停地撕桌上的旧报纸,声音低沉地向我讲述他的故事。他说,他是个医生,有一半的时间上夜班,没时间陪妻子,妻子是个药品直销员,社会关系复杂,朋友甚多。她在外面有男人,还不止一个,他愤恨地说,一个男人活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意思?说着说着,他号啕大哭得伤心欲绝。我看得出,他是个善良的人,始终没有责怪妻子,只是自责,不应该选择医生这个职业。药吃完了,病情不但没有消除,反而呈更严重的趋势。我咳嗽的时候,必须紧紧地捂住胸口,以便咳得通畅些,鼻子被棉花塞了似的。除了上班,我已经很少出门。闲余时间,我几乎是斜躺在沙发上,急促地呼吸,淌阴冷的虚汗。我没有如此依赖过沙发,就像一个瓷瓶,轻轻一晃,就能摔碎。我的家透光性能不是很好,即使在白昼,也有些阴暗,弥散一缕忧悒的味道,让人沉浸在怀旧的氛围之中。而这种氛围正应合了我踌躇的内心,备觉孤单。然而,更让我害怕的是体重直线下降。
我像一头困兽,困扰在惶恐不安之中。
在我家的楼下,有一家私人诊所,以中医和诊治妇科病在市区里声名鹊起。诊所老板姓陈,贩卖假劣药材出身,曾经一夜暴富,生活嗜欲,痴迷六合彩和赌足球赛,而今剩下惟一的身家——市医学专家协会门诊部。
大家喊他陈药材,真名倒让人忘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