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几幅作品看米罗早期油画创作观念


□ 孙玲玲

  出生于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自治区巴塞罗那乡间的乔安·米罗(1893-1983),曾被誉为超现实主义画派中“最彻底的画家”,其中后期艺术观念与早期的艺术观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此,我们需要对米罗早期油画创作及其早期的创作观念进行一番考察、分析。
  米罗童年沉迷于乡下生活,他对昆虫、飞鸟、树木和蛇迷恋不已。可以说,米罗在乡村生活的经验和细心的观察,让他能够发现常人视若无睹的美妙细节。1912年,米罗开始在巴塞罗那弗朗西斯科·盖利画室学习,米罗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道:“色彩能和我讲话,但形状的辨认却让我费力。我只能勉强地区分一根直线和一根曲线。”(米罗等《米罗——星星画家》)在此期间,米罗不仅接触到了梵·高、高更、修拉、卢梭、塞尚以及野兽派、立体派的画家,也受到了独特的加泰隆尼亚文化的熏陶。米罗在1917年创作的《普拉德斯村》,明显反映出米罗受到塞尚绘画思想的影响。画面用绿、黄、红、蓝等纯色绘出坚固的几何形状,远处的树木、屋舍也都被归纳成几何形状。但当有人疑惑于米罗是塞尚派还是立体派时,米罗却都毫不犹豫地予以否定。
  一方面,米罗受到来自各种现代画派思想的启发;另一方面,他对乡土深怀留恋。因此,在绘画上既有现实主义的影子,同时又在不断地进行新的尝试。作于1918年的《站立的裸女》就体现出了这种尝试的印记。在画面造型上,此时期的米罗仍延续着现实主义的风格,但这幅画格外用心的塑造,使他也“深深地被自己的主题打动了”(参见罗兰德·彭罗斯《米罗》)。
  仅过一年,米罗舍弃掉了热情笨拙的野兽派风格,画风又回到了规范严谨的道路上来。1919年他创作了《蒙特洛伊的葡萄园和橄榄树》、《蒙特洛伊的教堂与村庄》等,都属于精细而带有装饰意味的风格。从1920年创作的静物画《马、烟斗和红花》、《桌子(有兔子的静物)》等能看得出来,画家的控制能力逐渐加强,使画面逐渐朝精细的风格转换。而最能代表这种风格的作品是创作于1922年的《农场》。在这幅画里,米罗精确地描绘了蒙特洛伊农场的景物,将精细的风格发展到了极致。这幅作品体现出两处重大的变化:一是用理性严格地对画面进行了控制,使所有杂乱纷繁的元素归结于沉静的状态,营造出异常和谐的美来;二是开始运用夸张变形的手段,大量使用象征符号。实际上,米罗正是通过《农场》的创作,正式离开了现实主义。有意思的是,在米罗这次个人艺术变革中起重要作用的,除了米罗所提及的对家乡蒙特洛伊的依恋之情及其自身具备的诗心的追求外,还与毕加索、海明威等人的认同密不可分。海明威非常喜爱米罗在此画中表现的特质,购藏了米罗的这幅作品。海明威说:“无论你是身处西班牙,或是远离西班牙,这幅画完全蕴含着两地的情怀,再也没有人能够同时画出这两种相反的心境。”(《世界名画欣赏:米罗》)海明威的支持,无疑对米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次,米罗1922年在巴黎结识了年轻而具有革命精神的诗人安德烈·曼森,再次触动了他的诗心。再次,米罗受到达达主义思想的影响,并逐渐接触到了超现实主义的艺术主张,让他逐渐寻找到了潜意识梦幻题材创作的理论依据。可以说,米罗在巴黎找到了他想要的艺术养料。米罗在1923年完成了标志性的作品《耕地》,此后,米罗带着从蒙特洛伊孕育的诗心,开始进入到最重要的符号表意的中期阶段,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米罗风格的艺术实践。
  米罗早期在加泰隆尼亚既受到了美丽自然风光的滋养,又受到民间文化的熏染,因此,加泰隆尼亚的民俗以及文化的象征意味,都通过诗心幻化在米罗眼中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鱼、一砂一花当中。这些美好意象都诞生于米罗的内心世界,让他锤炼出敏锐的感受能力,也培养了他宽阔的想象空间。更重要的是,这段生活经历、绘画实践以及情感体验,让米罗确定了其内向的艺术品质,这无疑为他后来走进超现实主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