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苑楠:喜欢到小说里探险


□ 苑楠 梁帅

  

  苑 楠 梁 帅

  苑楠,女,1985年底生于河北保定,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专业。系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写作诗歌、小说。

  梁帅,笔名梁坏坏。1979年出生,著有长篇小说《补丁》,中短篇小说《水漫蓝桥》《白日梦》《马戏团的秘密》等。现居哈尔滨。

  梁帅:欢迎你做客《北方文学》,我在这恭候多时了,咱们还是从写作聊起吧,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苑楠:我最早可以算作是写作的,始于大学。5-12地震的时候我在石家庄读大四,还记得那天从学院食堂出来,一个雷打在伞尖上,脚下忽然有震颤的感觉,那天后来宿舍里的公共电视上,舍友们的笔记本电脑上都不停地呈现着被地震威慑后倒塌的房屋、流离失所的人们,那种被灾难弥蒙了的空气和泪眼,刺痛了我,那一年我开始写诗歌,《诗选刊》的李寒老师发表了我的诗歌。

  可是,从那时起一个疑问在缠绕着我,我的文字要如何碰触他们的心灵?观看灾难和经历灾难,毕竟是不同的。我更想拥有一种更具象的触碰感,又能将人的痛点,微妙链接的方法。2010年,习作小小说的我有幸参加省小小说协会在任丘举办的笔会,那次笔会上,我遇到作家李浩。后来很多次他说,他是个好为人师的人,我感谢他的好为人师,因为那次会议空隙,他说,想继续写作,一定要好好阅读,他开出一张近百人的书单给我,“天堂是一座图书馆的模样。”他告诉我,博尔赫斯曾这样说。那之后,我开始认真地阅读,并且尝试在阅读完一个小说集子之后,带着油然而生的情绪和对“记忆的咀嚼”思索,写作。

  梁帅:某种意义上说,你是幸运的,李浩是一个优秀的作家,既能写,又会讲,很容易让文学青年走上真正写作之路的。

  苑楠:是的,我敬重他。后来看了一些书,在读过加缪的《局外人》之后,我写了短篇《尖叫》,它被发表在2011年6月的《文艺报》上。那是我正式发表的第一个短篇小说。可以说我的写作,来自阅读,是阅读激发了我对生活经验的再体验,对它的创造。

  梁帅:我们写作的时候是一种个体劳动,但一般来讲,写作都有一个群体氛围,比如身边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玩儿,或者他们不写作,但会是一种引领文艺思潮的人,传播着一些亚文化,这对写作者也有很大影响。你是否有这种经历?

  苑楠:我是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离群索居的人,当然我是指精神的。也许正是这一点点的执拗,给了我内心不断强大起来的土壤。我也必须拥有这样的土壤。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很多和我一样,略显“古怪”的人。我的闺蜜,她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但是她超级热爱绘画和音乐,会为了画好一幅画而花去一整个周末。上大学的时候,她曾在郑州做过许巍歌友会的会长,现在,她还常常弹吉他唱李健的歌,用微信发给我听。我还有个同样写作的男闺蜜,他甚至比我还文艺,他热爱写作和摩旅,假期,他会选择一处幽谧的山中小屋,酣畅淋漓地写;他骑摩托穿越沙漠,行走五湖四海。在我身边,像这样的朋友很多很多,他们多是两面,或者更多面。生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但艺术,给了我们另一种出口,也因为那出口,我们更有动力接近生活、热爱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