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帆”影流动记


□ 饶丽华

  杨帆的姓名很平常很阳刚,不太搭界她的人。我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圈子内的工作会议上。一个女孩子,长发拂动婆娑,肤白凝脂水嫩,正值芳龄,貌不惊艳,仍然引人注意。她父亲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文学创作者和文艺批评工作者,虎父无犬子,对于她的印象无形中又加深了几分。
  我从编辑部转到广告部,她随后进了周刊,跟她虽是同事,大家平时各忙各的,无暇相互走动顾及情意的培养,但不妨碍彼此的靠近。见面她总是笑盈盈地伴着轻声软语,拖着圆润的尾音,唤我一声饶姐,这种撞见,透着久违的闺中密友的粘连。平日里她穿衣打扮“既对青春有着婉转自如的衔接,又摇曳出少妇的风姿”。
  我们分藏共享文学,短暂碰面笑谈,偶尔就成了一场女人之间的喜宴。
  杨帆学美术出身,毕业后在家乡做教师。“日子久了,就生出疲惫,隔几年就想挪一挪”,九江是她生命保鲜的驿站。曾经被邀请去她家,三室两厅,鲜花,红酒,她手脚麻利举重若轻地在餐厅摆,出喷香的饭菜。墙壁上悬挂的油画,是杨帆学生时代的自画像。青春的逗留与迷茫,这几年从她的身上悄无声忠地一点点溜走,代之以近于中年的追问与沉思。
  “我想我们对另一半的认识比另一半对我们的认识一定更深,只是他们不知道。”有时她专心于在电脑前进入状态地码字,相邻百里远的丈夫隔着日子来看她,他会玩笑式地抓着她的长发将她拉回现实。他们共同着男婚女嫁的烟火气,也有着抵头商榷文字分量的小儿女纠缠。
  不久,杨帆搬家了。有一次,我误打误撞看见她在简陋逼仄的租房里捧着清汤面条权充晚餐。她卖掉了大房子为她手足情深的弟弟筹集搏击商场的资金,不是任何人都能忍受这种生活的落差。
  “我们是生活呢,还是要生存?”杨帆问我。那里面的潜台词,包含了一种是安享世俗的拥有还是创业的困惑选择。记得几次,夏季正午的阳光,太阳镜遮住她三分之一的脸,我斜坐杨帆单车后座,热乎乎的风穿耳扑面,她波浪武的发尾不安分地扫过我的肩颈,加速度驰骋在柏油马路上。陪同她去看价格高涨的房屋,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空间。她香汗淋漓,认真说服白上衣系领带的帅小伙。一楼,两个单元间,我们歪打正着做了未来的近邻。根据她的描摹,两个小小的花园中间种上一棵花树,随时可以穿过花苞和枝叶的虚掩,沟通往来。我们的地下室自然要打通,四面墙都涂上浓烈的颜色,每一面都有书架。在庸常的生活里过烦了,下几级楼梯。打开一扇门,就是另一个世界。我们在这里苦读,冥想,清谈,做瑜伽,跳拉丁舞,拍电影,办杂志,种种的可能不可能,在她都是生命的历险与飞扬。
  她对一切的感兴趣,背叛她父亲儿时“我对你一切不感兴趣只对你的成绩感兴趣”的严厉与苛求。少年时她的鬼机灵混搅着不易察觉的孤独与敏感,扶摇着她一路节节生长。
  她宁静谦和的日常外表,掩盖了骨子里饱蘸着不安分的血液,那些柔软的波动的情绪,那些女性的善良体恤。那些淡淡的哀愁与忧伤,那些尖锐的疼痛,那些海阔天空的意象,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身体里鼓噪。她父亲严格的家庭教育与才华,母亲貌美如花的容貌与独立能干的精神气质,在她身上有着令她不满意的融合,于是她对自我的期待高了几许。笔墨敞开的小说世界,被现实尘埃所覆盖的小人物,一定隐藏了她内心的挣扎与体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