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奔


□ 梅海霞

梅海霞

1

她起先靠在床上翻通讯录,这会儿忽然坐起来,那样子完全像个复活的僵尸。那是正月初七的夜里11点30分。她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衣柜顶上有一个帆布双肩包,她把包扒下来抖了个底朝天,点了点钱包里身份证、工资卡、几张百元整钞、一打零钞一样不少,往火堆里丢柴火一样丢进了包里。接着卷了几条内裤、胸罩,衣柜里其他一应衣服碰也没碰,只把刚进门脱下的那一身又穿回来,站到镜子前,踮起脚跟又落下,像要做出一个决断似的。

她拉开搁首饰的抽屉,一会儿工夫,她已经倒腾过这些珠宝首饰,她一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一手掠过叮里当啷的首饰堆,把那只最贵重的小方盒拖了出来,打开绒面盒盖,把戒指对着灯光看了又看,对那光泽很失望,她把盒子丢开了。整个抽屉里就再没一样值得留恋。

旁边的化妆品抽屉,她只拉开瞟了一眼那些瓶瓶罐罐,就不耐烦地关上了。

她提着空空的帆布包,像提着一只瘪掉的奶子一样,站在这个生活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房间,发现再没什么值得留恋。

她轻手轻脚开了房门,客厅黑漆漆的,但是她在黑暗中也知道这里每一样东西的形状、位置,这些家庭公用物品,她接触它们,但始终保持距离,不让自己跟它们产生任何越界的关系。它们不属于她,她不是主人。

她转进卫生间取了自己的洗漱用品,刻意按下马桶,用冲水声掩饰动静。

在她走向书房的时候,传来一阵微弱的鼾声,那鼾声引起了一股歉疚。她熟悉那隔着门传来的鼾声,有时候伴着猛然呵斥的呓语,在为数不多的晚上响起,像庙堂的钟声一样代表着他统领的地盘依然完整,满月般的完整。这完整,他很不容易地维持了这许多年。在她到来之前,如果这满月尚有些缺陷的话,后来真的完整无缺了。

而她现在的行为一旦产生后果,将把这满月像镜子一样摔得惨不忍睹,那将使他抱憾、悔叹终生。她现在所在的书房就是他为了这完整,从35平方米的客厅,硬隔出来的。外加那块使书房更显拥挤的匾额,匾额像通常一样,请深懂文墨的雅士写了某某书斋,那“某某”自然是她的名字。

她拉上根本不隔音的玻璃推拉门,朝北的窗户冷风直灌,整个冬天书房都没法用。

她合上笔记本电脑,收起电源线,连同移动硬盘一起塞进帆布包里。

书架上有一张他旅游时拍的单人照,脸膛红润饱满,靠在某地的汉白玉栏杆上微笑,能看出他年轻时骏马一样的美貌,和他儿子比起来,像一匹发育不良的小骡子。她丈夫的确像头迷迷糊糊的小骡子。

11点50分她就把一切都收拾好了。才二十分钟。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她不想等,得再做点什么。

这一次她从容地穿过客厅,把卧室的手机拿到书房,开始抄写电话号码。她坐在寒气飕飕的书桌前,认真地筛选了30个人名和电话号码,工整地抄在小本子上。她冷得直哆嗦,胸腔里,为着她目前的行动,却像闷了一盆碳火一样直往上升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