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行


□ 吕 魁

第一章

1
阳光滑落在小城的另一边,蓝就会隔空出现。
四号院二号楼楼顶的平台,我们三个从不在夏天穿上衣的少年坐在上面。
我们上空的浮云大片大片飘远。每朵白云后都藏着宇宙飞船,胖子说。
小我一岁的胖子就坐在我的身边,他捡起脚边的石子漫无目的地砸向楼下,肚子上的赘肉颤得很有节奏。
我笑他,眼睛却瞟向独坐楼沿的军伟。大我两岁的军伟总是让我崇拜。他的双脚荡在空中,垂直于地面。军伟很少说话,只是不停地喷着烟圈。我歪着身,出神地望着他那比我宽厚的后背。
来了,来了,她来了。胖子站起身,兴奋地大叫着。
我紧随他站起来,看着他朝有蓝的方向掷去一颗颗石子。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吸引蓝的注意。但是蓝所站的楼顶边沿寓我们的距离却很远很远,远得就像不存在。
胖子奋力扔出手中最后一颗,石子在空中倔犟地旋转又宿命般地陨落。我看见军伟笑了。他是看着远处的蓝在笑。
蓝,是我们给她取的名字。蓝是属于我们三个的。
赤脚走在楼沿的蓝,长发总是挡住她的脸。没人看得清蓝笑的样子。军伟说,蓝太忧郁了。
可惜那时的我实在太小,小到连忧郁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我只知道,蓝在我们三个人的脑中都有属于各自的想象。
可蓝又是谁?她为何总会出现在顶楼的黄昏?蓝来自哪里?又扮演着什么?答案好像对那时的我们并不重要。
蓝有太多的不确定。
蓝就是那个一身蓝裙,选择在黄昏出现的未知女孩。
有时蓝只是在楼沿来回地走,那时她的脸会垂得很低,闪着光的双臂一次次伸向天幕,舞动着。
蓝是夕阳的孤独舞者。一圈圈旋转的蓝,凉鞋挂在手上,裙角飞扬,洁白的小腿音符般地跳动着。早已透明的身影被残留的日光洒在路中央行人那慌张的脸上。
蓝,蓝,去告诉每一个爱着你的人,就说你的侧脸在夕阳下是那样的动人。
蓝动人地舞着,任我们醉生梦死地陶醉。
直到树与树的空隙中再没有风的声音,跳累的蓝才会满意地转过身,绑着散开的长发,踏上凉鞋,轻轻地消失不见。
而我们这三个散了场的观众,未尽兴地准备离开,期待着下一次有蓝的黄昏。那一刻,我才能体会到夕阳无限好的真正含义。
那悬挂在空中的宇宙飞船也都不知到哪里去了。
军伟站起身,把烟头弹向远方。那七彩的夜景像是被这道完美的弧线点亮。
随便看看算了。看着我们留恋的样子,军伟笑笑,揽着我和胖子的肩。他就是如此的比我们成熟。
我想这个故事应该开始在我十五岁那年的夏日黄昏。
我想让这个故事开始于十五岁那年有蓝的夏日黄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