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茨菰


□ 苏 童

  姑妈回家先看见了两只芦花大公鸡,它们被网线袋包围着,一只蹲,一只站,但看上去都还乖巧。看见芦花大公鸡,姑妈就知道我表哥回家来了,她仔细地看了看地上,也不知道是鸡讲卫生,还是饿着肚子无法便溺,总之地上很干净。姑妈抓过一只公鸡的鸡冠检查了一下,说,不会是病鸡吧,光知道带公鸡回来,又不能炖汤,又不能下蛋的,早晨还吵死人。姑妈走到厨房边,正要去抓米给鸡吃,看见天井里坐着一个穿桃红色衬衣的陌生姑娘,正在用瓷片刮茨菰。
  她以为是我表哥带女朋友回来了,有点喜悦,又有点紧张,像做贼一样地往厨房里一闪,闪进去了,又出来,抿着头发,站在那里咳嗽。刮茨菰的姑娘抬起头来,抬起一张黑里透红的脸,一看就是个乡下姑娘。她从板凳上跳了起来,说不上来是害羞还是礼貌,正努力地向姑妈笑着。姑妈听见她嘴里含糊地吐出一个称谓,是乡下方言,分不清是在叫她什么。姑妈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那姑娘垂着手,目光在姑妈身上撞了一下,缩回去,怯怯地看着我表哥的房间,突然叫起来,小杨同志,你出来一下,出来一下呀。我表哥就睡眼惺忪地出来了,他一出来那姑娘就埋着头钻了进去。看见我姑妈愣在那里,表哥挠着肚子干笑起来,对她说,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以为我带女朋友回来了?我思想还没那么先进呢,找乡下人做女朋友!我姑妈等他往下面解释,他却不解释了,指着房间里的人,又指指地上的两只芦花大公鸡,敷衍了事地说,是顾庄的顾彩袖,人家遇到了麻烦,要在我家住几天,避一避风头!
  无论彩袖的故事怎么曲折,本来应该发生在我姑妈家,与我们家是没什么关联的。但那天夜里我姑妈提着一只芦花大公鸡心急火燎地跑到我家来了,说是要和我母亲商量个急事。其实那急事就是彩袖的事,急不到哪儿去,只不过我姑妈用了一种人命关天的语气描述,就显出事情的棘手来了。我那会儿还小,不知道换亲这种农村盛行的婚姻形式,光是听清了其中的交换关系,很像我们数学课上学的方程, X+Y=X1+Y1。彩袖的哥哥娶媳妇,那媳妇的哥哥就要娶彩袖。姑妈强调说那男人年纪很大,有羊痫风,发病的时候把自己舌头咬掉了,所以还是个没有舌头的男人。听到这儿我母亲便失声大叫起来,这怎么行,好好个姑娘,让她嫁个没舌头的?顾庄不归毛主席管呀,把女同志不当人,他爹妈做下这等糊涂事,党组织就不管呀?姑妈说,你就别来这套了,乡下的党组织忙着学大寨嘛,都忙不过来,哪里管得了谁家换亲的事?又说麻烦在于生米煮成了熟饭,彩袖的哥哥已经把人家妹妹娶回家了,这边彩袖却被一帮知识青年做了思想工作,不肯嫁过去了。
  我姑妈提到了一个叫巩爱华的女知识青年,说彩袖本来是准备为她哥哥牺牲自己的,是巩爱华不答应,替她做主,还帮她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出逃方案。我姑妈一方面数落彩袖的父母狼心狗肺,为了儿子,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另一方面她一直在数落那个巩爱华,她就是个爱出风头的人,是野心家!不要她下乡她要下乡,就为了上报纸!到了乡下还要先进,还要上报纸,就拿人家彩袖垫她的脚了。我姑妈心怀怨恨,说,她先进我也不反对,她救人我也不反对,可她不能光荣匾自己扛,把麻烦丢给别人,我们家大猫没脑子呀,他就听巩爱华使唤,让他领回来他就领了。你说我们家那么窄,又都是男孩子,留个乡下姑娘住在家里算怎么回事?不让人家说闲话么?我姑妈说到这儿,见我母亲收了茨菰却没有什么表示,终于把那件急事兜出来了。我们家没地方搭她的床呀,你们家阁楼就小妹一个人睡,让那姑娘跟小妹一起住阁楼吧。住五天,就五天,算帮我一个忙吧。我姑妈伸出一个巴掌在我母亲面前晃着,晃着,一直等到我母亲点头为止。最后她松了口气,说,我家那个没脑子的说了,我们家是第一交通站,还有其他联络站指挥所呢,他们把这事当革命大业做!等巩爱华国庆节回来,我就让大猫把人家姑娘送到巩爱华家去,我告诉大猫了,我们家那么多孩子,交通够忙的了,哪儿还做得了别人的交通站?
  我对那个叫彩袖的乡下姑娘一无所知,但姑妈提到的巩爱华我是知道的。她和我表哥是不一样的知识青年,被有关方面树了典型。我们学校的宣传橱窗里挂着她的照片,一个大眼睛女孩,脸盘尖尖的,胸口扎了一朵大红花。由于拍照的时候微微侧身,摆了姿势,她的目光看上去非常悠远,而且是向上的,在我看来那是一种胸怀共产主义理想的姿势。
  夜里我表哥打着个手电筒,把彩袖和一只公鸡送到了我家。他就像押送两件行李似的,货进仓库,人就掉头跑了。我母亲让他把盛茨菰的篮子带回家去,他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最后篮子还是让他丢在门后的角落里了。
  彩袖就这样成了我们家的客人。
  公鸡被一只木条箱倒扣在天井里,彩袖和我姐姐一起睡在阁楼上。我们家从来没有接待过这样的客人,不是亲戚,但接待亲戚的礼数少不了。第一天早晨,我母亲煮了一碗水泡蛋给她,她忸怩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客气,就接过碗吃下了一个鸡蛋,突然瞥见我的眼神,一下就知道客气的方法了,把碗推给我,说给弟弟吃吧,我们乡下鸡蛋多,经常吃的。我母亲嘴里威胁我,眼睛里却对彩袖表示着赏识,我看得出来,所以我把水泡蛋端到外面吃,我母亲并没有再阻止我,随口对彩袖说,那你喝粥吧,早晨还是喝粥最舒服,容易消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