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王蒙讲文学(外二篇)


□ 北野

北 野

关于王蒙先生,我的记忆里储存着三个片段:

一是“反右”期间,此人曾被流放新疆。多年以后,有记者寻访到新疆伊宁县巴彦岱乡王蒙住过的维吾尔族老乡家里,问其当年何以对一位异教徒和政府的流放者加以热情接待?这位维吾尔农民的回答是:“因为他是一个诗人。一个国家不能没有国王和诗人。”

二是1989年,此人主动辞掉了文化部长的职务,弃官为民。

三是王朔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等小说飞黄腾达时,王蒙发表了《躲避崇高》一文,呼而应之,一时被舆论称做“二王”。

以上三个片段,是王蒙先生留在我记忆里的主要背景资料。除此之外,此前我既未见过王蒙先生,也未读过他的任何一本小说,只看过几篇短文。

岁月无情,转眼之间王蒙已是古稀老人。听说他老人家来了威海,并要做一场题为“文学的启迪”的报告,我倒是很想看看无情的时光会把人雕塑成什么模样。

他身板笔直地向听众鞠了两个躬,在两个小时的报告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

投影机打出了“因为疲劳,谢绝合影与签名”的字幕。当照相机和摄像机云集前台时,他说道:“请媒体的朋友们三分钟之内撤离前台,因为我过于欣赏你们的照相,会影响我对听众们的报告。”

他的报告题目是“文学的启迪”。屏幕显示,这个标题下有十二个小标题。我估计,那是他的一本文学知识普及类读物的章节框架。他只讲了前四个章节,分别涉及文学与历史、爱情、社会等方面的关系。

《史记》和《三国演义》是他谈及文学与历史的关系时引证最多的文本。

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於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史记·项羽本纪》)

他用标准的京腔,语速平缓而十分投入地反复吟读了上面这段文字,然后重点解析了“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这几句。他认为,短短的十四个字,准确、生动、扣人心弦,其中包含的历史像素和情绪氛围,信息量巨大。他认为,这就是文学的能量在发挥作用。

他还分析了中国古典文学中“别来无恙”这个短句,认为这句话简直妙不可言。他说,他曾试图将这句话翻译成英文,比如翻成“Are you ok?”等等,皆意味索然。那么翻译成现代汉语又会是什么效果呢?这时王蒙的调侃风格显露出来了,他说:“怎么样,最近没得什么禽流感吧?或者说,怎么样,这段时间没染上什么艾滋病吧?”

《阿Q正传》和徐志摩的诗歌,被王蒙先生用来阐释文学与爱情的关系。

他认为文学对爱情的成败影响颇大。他先列举了征婚启事中经常出现的“本人爱好文学”之类的字句,说明文学对求偶有可利用价值;随后他重点分析了阿Q向吴妈求婚失败的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