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亲我的宝贝


□ 水 瞳


漂泊他乡三年整,常恨不得见母亲;
男友冒昧拜岳母,亲情无语付红唇。
“妈妈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到如今……”在KTV,唱起这首老歌,罗小敏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自从到深圳打工,罗小敏已经有三年没回家了。甚至连春节,也无法像其他人那样,通过电话向家人拜年。父亲去世得早,妈妈是个聋哑人,就算有了电话,也听不到女儿的倾诉。
罗小敏和杨涛相恋已有两年多,但远在故乡的妈妈还从未见过这个小伙子。其实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她总觉得应该征求妈妈的意见。
这个春节,公司原定要给罗小敏放长假,三年时间,她兢兢业业,从一个普通的推销员做到了业务部经理,牺牲了不少节假日,是该补偿一下了。谁知道临行前几天,总经理面有难色地告诉她,有一位大客户正从美国赶来,要谈一个对公司明年发展极为重要的项目,罗小敏必须到场。
“该死的美国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杨涛恼火地说。他看出罗小敏心情极差,想到她平时喜欢唱歌舒减压力,就拉着她跑到卡拉OK发泄了一通。谁知唱完那首《妈妈的吻》,罗小敏竟已泪流满面。
“小敏,不如这样吧。你实在走不成了,我就一个人回去看咱妈。”杨涛主动请缨。
“你?自己去?行吗?”罗小敏有些担心。
“丑女婿总要见丈母娘嘛,再说你妈那么善良,相信她总不至于把我扫地出门吧。”杨涛笑着说。
“那好吧。不过事先声明,你若是得罪了我妈,咱俩就散!”罗小敏威胁道,实则忧心忡忡:因为生理残疾,母亲与人沟通不便,久而久之,形成孤僻内向的性格。对于这么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形同陌生人的准女婿,她能接受么?可是,杨涛说的也对,还是让他去吧。
三天后,杨涛就要启程。可自从那晚唱完卡拉OK,他就消失了踪影。罗小敏几次想要约他出来,他都推辞说自己很忙。问他忙什么,他说参加了一个语言学习班。新年过后,杨涛的公司准备派他出国深造,这个小敏是知道的。但挑在此时,还是让她有点不是滋味。她原本想借这段时间,对他多讲点家里的事情,让他了解母亲的生活细节,以免在打交道过程中产生误会。可是,杨涛却抽不出空来听她讲述,罗小敏暗暗担心。
转眼到了出发时间,千叮咛万嘱咐,罗小敏把杨涛送到了机场。在途中,她不厌其烦地跟他强调:妈妈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与他对话,而且很敏感,千万要注意她的感受。杨涛指了指胸口,笑着说:“在这里面,我和她都装着同一个人,这就是我们的共同语言。相信我吧,我能理解她的感受。”
杨涛已换好登机牌,走上候机室的扶梯了。罗小敏还是不放心,站在下面追问:“哎,你给妈妈带了什么礼物?”杨涛回首:“口红,你常用的那个颜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