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钢:做文化是一场自然孕育


  卢葳/撰文

   “我们几个上海文化界的朋友一起做了个沙龙,叫‘克勒门’。”近半年来,出席大小各类活动,陈钢时常插播这样一句“广告”,仿佛谈论自己的掌上明珠,语气欢快得像个孩子。

  从上世纪50年代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到21世纪的陈歌辛一陈钢父子音乐会,作曲家陈钢在上海文化艺术界活跃了半个多世纪,如今,他又被赋予一个新的身份——“克勒门”掌门。在他看来,玩儿沙龙与作曲并无二致,都是一场自然孕育的美妙历程。

  见证海派生命力

  生于上世纪30年代中期的陈钢,童年恰逢摩登上海最为繁华的十里洋场阶段。“我家住在大世界附近,再过去就到淮海路,那时候叫霞飞路,以梧桐为标志。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梧桐深处有人家》,霞飞路一路上有国泰电影院、咖啡馆,再过去音乐学院转弯那一带,充满了情调。”

  接下来,14岁参军,50年代进入音乐学院,“文革”中经历过动乱、打压,新时代重新投入到音乐的创作与教学。他清楚地记得流行音乐如何被视为“黄色歌曲”,也亲身领略了改革开放后蔡琴在上海大剧院的首次演唱会。

  近年来,年近八旬的他积极现身海派文化的传播场合,一边讲故事,一边总结海派精神,同时也边寻找海派的传承者。“克勒门下午茶沙龙,就是这样一个寻找上海梦的尝试。”

  “要说真正的老克勒,我也不算.我顶多能算准克勒。”见证过外公、父亲那两辈海派文化人的辉煌,陈钢对“克勒”有着深刻理解,“我们这些人中间,真正的老克勒是海派著名作家程乃珊的老公。铜仁路有‘远东第一豪宅’之称的绿房子就是他家的。即使在‘文革’最困难的时候,他还要保持骨子里的精致文化,被罚去刷马桶,都能是刷得最干净的,以至于现在都嫌家里阿姨刷得不到位。”

  貌似随意的欢笑中,陈钢对“克勒”给出了精准定位克勒是一种精神,一种精致、高贵的城市文化。“其实从文化上来说,上海已经南迁,到了香港、台湾,甚至海外。现而今,大家都在寻找上海。”

  令他感到惋惜的是,一方面我们的社会越来越俗化,娱乐成为主流,文化的角色不再是引导,而成为迎合。另方面,海派文化里有太多宝贝被埋没,被隐藏。“将这些宝贝挖出来,记录下来,传播出去,这就是‘克勒门’正在做的事情。”陈钢表示,作为海派曾经辉煌的见证者,他与“克勒门”的几位主创都有一种愿望,通过聊聊、聚聚、谈谈,梳理过往,找到海派文化的传人,让这种精神传下去。

  对于外界来说,“克勒门”的大亮点是每次都能有诸如鸿翔、大光明等老字号的小开登场,讲述被遗忘的海派传奇。而秦怡、白桦、刘广宁、曹雷、童自荣等老艺术家,也是沙龙的常客。

  2013年第一场主题沙龙“梦影”现场,曹雷朗诵了自己在从事配音时写的两首小诗,一首献给她心心相惜的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另—首献给她曾配过的无名群众角色“女人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