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圣容寺”还是“圣劝寺”


□ 彭向前

  《民族研究》2006年第6期上发表了牛达生先生的《西夏陵没有“圣容寺”》一文,作为对笔者旧作《西夏圣容寺初探》(《民族研究》2005年第5期)的商榷。该文对原始资料的征引每有讹脱,以致在某些关键地方曲解了笔者的本意。笔者希望在此予以说明。
  《民族研究》2006年第6期第90页第3段,征引拙文作:“为了维护皇帝的尊严,西夏统治者自然不会把这个专有名词再用于佛的称呼上。”案:笔者原文为“不会把这个专有名词再用于对佛寺的称呼上”。此处引文于“佛”字上脱“对”字,下脱“寺”字,以致由此引发的关于把皇帝比作佛的大段议论,实与笔者观点无关。对原始文献疏于校核,也导致牛先生对我将西夏陵残碑中旧译的“圣劝寺”改为“圣容寺”感到不解,甚至指为误引。事实上,因西夏文的(容)与(劝)字形相近,而残碑上的“容”字顶部恰有重物敲击的伤损,乍一看很容易误作“劝”字,故以往学界多误译为“圣劝寺”。经仔细辨认,我在引用时改作“圣容寺”。牛先生可能是一时疏忽,没有去查看编号为M2X:39+48+158的残碑原件或拓片。
  (作者彭向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博士后研究人员。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邮编100081)
  〔责任编辑华祖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