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生态的忧思到人态的忧思


□ 贺绍俊

  铁凝有自己的风格,但我们始终对铁凝的风格关注得不够。她的风格不是那种具有浓烈鲜明色彩的、或具有高亢锐利声音的、非常张扬个性的风格,她的风格就像是一缕带着清新气息的微风轻轻掠过。人们在谈论风格时往往会对那些大红大紫的东西感兴趣,而对轻轻掠过的微风不太在意,这大概也算得上是一条文学批评的自然法则,不足为奇。我一直注意到铁凝的这缕带着清新气息的微风,也替这缕特别的微风却因为不似大风那么的强劲所以难以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而感到惋惜。后来,铁凝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主席,我又为这缕微风生出一些担忧。我担忧的是,自从铁凝的身份发生较大的改变之后,她还能保持住自己的风格吗?《咳嗽天鹅》似乎是她近两年内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我欣喜地从中又感受到了那缕带着清新气息的微风,也就是说,这篇小说体现出了铁凝固有的风格特征。这种风格特征可以这么来概括:她擅长于从日常生活出发,虽然体察的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却能以小见大,发掘出生活细节中最丰富的内涵。
  这篇小说堪称以小见大的经典之作。铁凝是从咳嗽这一日常生活中非常细小的现象入手的。也许正常的人每天也会有三两声咳嗽,可是又有多少人还记得每天有过几次咳嗽呢?要知道,咳嗽,是我们身体内部出现某些异常问题时发出的一种信号,因此爱惜身体的人会很在意自己的咳嗽,会在咳嗽的时候赶紧去医院就诊。但也许是生活中的咳嗽太习以为常,许多人往往并不在乎咳嗽向我们发出的警告。比方说在铁凝的这篇小说中就有一位天天咳嗽的女人,这个女人叫香改。香改的咳嗽来得比较蹊跷,她是因为有一次和丈夫吵嘴,话没说完就“大声咳嗽起来,从此这咳嗽没有一天断过”。然而香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医院治疗,反而是借着这咳嗽的毛病,“索性躺倒在床上什么也不干了”。也就是说,她不仅没有把咳嗽看成是一种身体出问题的警告,反而把咳嗽当成了一种武器,一种遁词。也许这就是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生活理念,但当我们学会了生命意识,学会了个人生存权利等等这些现代性的思想时,就会对现实生活中的这些淡薄生命的习以为常的理念感到震惊和不安。这种震惊和不安更多地会从作家们的心里传递出来,因为作家对生命和精神的现象应该特别敏感。由此我想到了俄罗斯著名作家契诃夫的小说《一个公务员之死》,一个卑微的小公务员,因为在剧院看戏时打了一个喷嚏,竟变得精神紧张,惶惶不可终日,最后因为这个喷嚏所产生的恐惧而一命呜呼。喷嚏和咳嗽一样,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只是一种不足挂齿的生理现象,但契诃夫以小见大,看到了在一个专制的俄国,普通人的内心变得多么的脆弱。铁凝对于日常生活的细微观察丝毫不会逊色于文学前辈契诃夫,从以小见大的艺术效果来说,《咳嗽天鹅》与《一个公务员之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中国和俄罗斯的两位作家相距一个世纪,然而他们对于人性和人情的敏感仿佛是相通的,这种相通也不会被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所阻隔。当然,更应该说的是,时间和空间在两位作家的作品中同样留下了痕迹,因此,从人的一次喷嚏或者咳嗽出发,上个世纪的作家感受到了人性的压抑,而当下的作家接受到的是关于生态的信息。也就是说,作家对世界的忧思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不会消失,但在契诃夫时代,作家们基本上是围绕着人态的忧思而展开的,而到了大举现代化和全球化的今天,人态的忧思似乎不足以容纳作家更加放大的胸襟了,于是就有了生态的忧思。不得不承认,生态的忧思大大拓宽了当代作家的视野,关注着人与自然的关系,以此去反思人类文明的困境和前途。为此我们还创造了一个新的概念:生态文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