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菜蔬闲话


□ 路来森

  不撤姜食

  王安石,学问深厚,但其为人行事,乃至于做学问,都有些“迂”,近乎固执,对经学的研究,更是喜欢穿凿,所以,多有笑话出焉。一次,王安石询问刘贡甫,孔子的“不撤姜食”,应怎样理解。刘贡甫喜欢开玩笑,就说:根据《本草》的记载,姜吃多了,会减损人的智慧。道,不是用来使老百姓明理的,而是用来愚弄百姓的,孔子用“道”来教导百姓,所以,孔子就劝老百姓多吃姜,以之愚弄老百姓的智慧。最初,王安石竟信以为真,慢慢地才悟出刘贡甫是在开他的玩笑。此事,近乎“戏说”,但却可以看出,一代名宰王安石,其性情,亦有单纯可爱的一面。

  孔子曰:“不撤姜食。不多食。”其实,孔子是在谈养生。

  见得出,孔子极喜欢食姜,每餐必食,但,食不宜多;也可见,中国人食姜历史之悠久。我亦喜食姜,虽不及孔子,却也很是从了“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俗习。夏日里,尤喜食生姜,拿一块生姜,洗净,放进口中咀嚼,一种温润的辛甜相交的滋味慢慢地滋润开来,感觉很美。

  我所居住的乡下,土质多为沙质土,益于种姜,所以,乡人是大面积种姜的。每年春夏,回乡下,总会到姜田去看看。“如初生嫩芦,而叶稍阉似竹叶”,《本草纲目》这样来描述姜棵。确是如此,姜,新钻出地面的嫩芽,像极了芦芽,淡淡的紫,很容易让人想到苏轼“蒌蒿满地芦芽短”的诗句。长大的姜棵,叶,似竹叶,叶面粗糙,有一种沙质的感觉,但却是盈盈的绿。站立大片姜田,碧波滔滔,直生喟叹。肥而辛甜的姜块,就生长在姜棵的下面,像“良贾”,深藏若虚。宋人刘克庄《丁未春五首》其一:“道是生姜树上生,不应一世也随声。暮年受用尧夫语,莫与张程几个争。”生姜,能生树上吗?让人费解。虚妄“随声”,也不当如此荒谬。

  看某电视台“长寿档”电视节目,记者采访一耄耋老人,问其长寿的原因。老人拿出一罐,罐中盛有陈醋泡制的姜片,说每日早、午饭各食几片,可延年益寿。其实,此种醋泡姜片的食法,宋人早已有之。赵希鹄《调燮类编·蔬供》:“初摘嫩芽(姜),同朱砂入醋渍之,色味俱胜。”宋人,似乎特别钟情于食姜,吃法多多。“水腌三日,毕,置流水中六日,更去皮,然后曝干,入瓮瓶,谓之酿也。”此种方法制出的姜,称为“干姜”。如果再加入糖,就类似于今天的姜片糖了。为了便于久藏,宋人还制作了一种“伏姜”,其法:“伏天切薄片,入少盐晒干。”只是加盐,味道未免寡然。宋人食姜,最讲究的吃法,莫若“糟姜”。其制作方法也比较复杂。浦江吴氏《中馈录卷上·糟姜方》:“姜一斤,糟一斤,盐五两,拣社日前可糟。不要见水,不可损了姜皮,用干布擦去泥,沥半千后,糟盐拌之,入瓮。”配物比例分明,日期明确,工序清楚。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有的,于工序中,还要在姜上面“用砂糖一块,箬紮封泥”,为了达到“脆生”的效果,《物类柏感志》还建议在器具中加入“蝉蜕”,“糟姜瓶内安蝉蜕,虽老姜也无筋。”(糟姜瓶内,如果放入蝉蜕,即使是老姜,也不会有咬不断的筋络)果真是否,今已不可知了。其技,近乎神异,其用心,可是到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