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星划过夜空


□ 闫文盛

闫文盛

  孩子们到了十七八岁,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长起来。我每次回乡,都能看到一帮留了长发的小伙子呼朋引伴地在村里乱窜。他们的个子一天比一天高了,先前矮我半个头的青果很快也与我齐肩了。

自打六、七年前,我们邬村的中学被合并到乡里中心校,许多学习不好的孩子借口路远,就不再上学了。开始的时候我给许多家长提意见,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把孩子供到高中毕业,但遭到了许多人的嗤笑。他们都说上五年学就够用了,多上一天都嫌费钱,反正他们的孩子将来不端公家的饭碗。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实用哲学,但还是试图说服他们。次数多了,有些家长对我便不客气起来。他们常常跟我举例,比如张三,比如李四,说这些人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现在不照样当大款?如此说来,当年凭着寒窗苦读跳出农门的我反而成了混得最一般的人。一想起那些年读书所受的苦,我就难受得想哭。

青果家与我们比邻而居。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个俊秀的孩子,眉眼长得如朗月疏星。但到十岁那年,他得了一场病,整个人变成了个寿星老头。病好后人瘦得能看出皮包骨,幼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他的父亲多年在外,做各种生意,运输,开矿,搞装修,经营超市,是我们邬村少见的能人。他发财最早,但孩子的病使他对人生失去了兴趣,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迷上了赌博,短短几年便千金散尽。等青果病好以后,他强打精神重新振作,但再也没有翻过身来。他们家的轿车和二层小楼也早已变卖了。

青果休了好几年学。他的智力也一度停止发育,甚至出现了倒退的迹象。等到老天开眼,他再度背起书包的时候,原先一般大的孩子退学的退学,外出的外出,他只能整天与小他三四岁的孩子厮混。勉强念完了小学,他便没有再读,整天躲在家里玩积木和遥控小汽车。为了阻止青果玩这些小孩子的游戏,他的母亲动用了家法,拿鸡毛掸子揍了他好几回。好在他算是改邪归正了,但从此却沉默下来。在我们邬村,混世魔王比比皆是,像青果这样文静的孩子真是少见。有好长一段日子,他见了谁都不吱声。我们都以为他不会说话了。

青果的母亲面相俊俏,十几岁时就以美貌闻名乡里,所以青果小的时候,各方面承继母亲的基因多一些。相传青果父亲当年追求她可是花了大力气,甚至差点把一条手臂废掉了。那时候的青果父亲看起来像个愣头青,实际上却是胆大心细。他围追堵截,无所不用其极,为此把她的三个娘家兄弟惹急了,他们趁他和妹妹幽会的时候把院门锁上,一人一把大砍刀立在门口,专等他出来每人朝他手臂上砍一刀。但门口狂吠的狗出卖了他们。他成功地翻墙逃离了。七个多月后,青果就出生了。所以,他是个早产儿。母亲过门之后一共生过两个孩子,青果是老大,老二在三个多月的时候夭折了。再后来,青果的父亲就忙着发财去了。

我们邬村的人都说青果的父亲在外面染了病,好像还不只一种,所以不能生育了。青果生病之后,他们一度尝试再生一个,无论儿子还是女儿,但终于没有成功。能够为这件事情作证的人多得不计其数,好像每个人都长了千里眼、顺风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