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大荒酒之魂


□ 王洪庆

  失意的人说酒是蜗牛背上的壳;成功的人说酒是杯中荡漾的幸福……

  我第一次接触北大荒的酒,是十几岁的时候,那时连队有酒坊。有一次,酒坊有个叫大曹的知青把我哄进酒坊后,端来一大搪瓷缸酒,“来,喝一口。”我摇摇头。在家里我曾见过爸爸陪客人喝酒时享受的样子,也在酒坊里看过一口酒一口咸菜,喝得美滋滋的小青年。为此,对酒我并没有畏惧感,而且还有些许的好奇。大曹见我默不作声,神奇地掏出几块花花绿绿的糖块:“喝一口给糖吃。”那时候能弄到张糖纸,都能在女生面前炫耀一阵子。我用手指在缸子里蘸了蘸舔了舔,有些辣,还有点甜。那时酿酒是以小麦和麦麸为原料,掺合了玉米,酒味微甜。终于我禁不住糖块的诱惑,端起了缸子,咕咚咕咚连灌了几口,只觉得一股暖流直至腹部,一会儿的功夫又变成火苗从肚里缓缓升至大脑,又过了一会儿,脚跟发飘,身体也轻了,直向天上晃荡,眼皮再不听使唤,就睡了过去……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北大荒酒厉害。

  绿色是北大荒这块热土不变、炽燃的色彩。那浑厚的绿色之中既有十万退伍官兵绿色军衣的底色,也有着知识青年青春的风采……

  我在宣传部工作多年,知青回访农场我基本都能够陪同,每一次回访都感动着我,但最令我感动的是2007年的夏天,原四营二十连的68名知青从天南海北一同(包括国外)汇聚而来。当载着知青的客车驶进管理区时,全区的人倾巢而出,他们和知青抱搂在一块,然后争着把知青扯到自家去住。管理区杀了头猪,开过饭店的刘金喜两口子成了临时食堂的“大总管”,各家各户把择好洗净的新鲜蔬菜送到了临时食堂,知青和管理区的妇女十多号人共同准备晚餐。桌椅餐具都是从各家搬来的,桌子在办公室门前的柳荫里一字排开,全管理区的老老少少和知青一同用餐,那情那景,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当管理区主任吴斌询问喝什么酒时,知青们异口同声地说:“啥酒也不如咱自家的酒,就喝北大荒”。酒倒满杯,每个人都不用劝,举杯皆干,那份豪爽和气薄云天的劲头深深感染着每一个人。和我同桌有一位年过五旬的上海知青大姐,她说她还真是第一次这样喝酒,也只在北大荒才能这样喝酒。我自知酒量小,原想躲酒才坐到女生的桌上,但是在知青大姐轮番的倡导下,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醉眼朦胧了,但神奇的是醉意虽在,但是不倒,依然和大家推杯换盏,那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也不知喝了多少酒。其实北大荒酒早就成为知青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个部分,北大荒酒是岁月的歌,是浓浓的、化不开的爱。

  农场接待过韩国的朋友。开始的时候,我们按照韩国人的习惯准备了米酒和清酒,但韩国朋友每每青睐的竟然也是北大荒酒。有一位李课长经常来往于中国,而且三次来农场,和我比较相熟。用餐时我跟他开玩笑,给别的朋友倒北大荒酒,给他则要倒清酒。他忙用手遮住杯子,用生硬的中文说:“北大荒”,看他急急的样子我不禁笑了起来。后来,李课长回国时我以北大荒酒做为礼物送给他们,但是坐飞机每人只能带两瓶,看他们惋惜的样子,我忽然领悟到了北大荒酒的又一层意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