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师从这里走来


□ 阎 纲

王国维故居业经修复,还原旧貌。诗人雷抒雁却提醒我说:“‘王国维故居’者,王国维新居也!”我还是来了,毕竟这块地下埋着王氏的根。
早有此心愿,到浙江海宁的盐官专程拜谒王国维儿时生活过的地方。王国维50年的一生,经历的也是他自己总结出的人生与治学的“三境界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国维在海宁家乡望尽钱塘大潮、百日维新;然后离乡远去,为弘扬国学消得憔悴;继而登峰造极,历经世变而失群,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烟波浩渺处。
50岁声名远播,竟神使鬼差而又神志清醒地走向湖底。王国维羸弱而高大,夭亡而久长,短命而永寿,匆匆留下财富,匆匆葬送自己。王国维生得辉煌、死得懵懂。
国人惋惜王氏之死,又参不透王氏何以投水的秘密。21世纪我等文人,到底怎样看待一代巨擘带着谜底绝对坦然地走向死亡呢?不错,王国维比屈原死得从容。
这生命史上深不可测的伟大灵魂!
我一路沉重地走来。
钱塘江攒足了劲,滚滚而下,流到海宁的盐官咆哮起来,掀起惊天大浪,狂涛巨浪可让天地变色。
“自古盐官多骚客,吟声激越胜潮声。”海宁何止是自然奇观罗列,人文景观更是奇崛超群。皇帝流连的足迹,才子诞生的故居,将相留存的府第,真替王国维高兴,一出生就熏沐着充足的文化气息。“我本江南人,能说江南美。”正是从这里,国学大师走过人生的第一站。
我一路沉重地走来。我专为一缕才盛怨多的灵魂而来。
王国维故居坐落在旧时盐官镇西门外的一块荒地上,周正的清代建筑风格,却少了大气派,现存三间平房、三间楼加厢房,看上去很不起眼,游人稀少。我想,当我踏进故居院门的时候,会看见更多的让我浮想联翩的实物,比如几株老梅,那斗雪的繁枝,明得如火的积雪,晶莹滋润,不比我们家乡的朔雪粉一样的干,大风一吹,便飞得满空如烟雾……正像鲁迅笔下的“废园”那样。然而,一片土黄。
徜徉在百年的小院里,不见江南园林的精美,也没有陈阁老府第殿堂般的豪气,却弥漫着浓浓的书香。我把这里当作几千年中华文化传承的隘关驿站,我在它每个看得见和看不见的角角落落寻找飘浮其间的余音和气味,抉剔隽永的文化品格,勘察蛛丝马迹的现场,揣度王氏生存的心态,向着竖立的塑像端详并讨教。
我在王国维的塑像前驻足瞻仰。瓜皮帽,浓重的眉毛,经年疲劳的双眼,高度近视的新款眼镜,蕴含傲气的目光,荣辱难辨的长辫,构成民国时代的精神气质。我真想跟他说点什么,但国学大师傲魂犹存,神情肃穆,深沉得相当冷峻。那双眼睛近视得厉害,然而深邃,清晰地凝视着一批批远来的客人。他的隐忍里包藏着洒脱,于世间的悲观保持习惯性的缄默。这一切像是明明白白告诉游人:你们什么也不用问,我什么也不会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