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法


□ 安昌河

活法
安昌河

天上掉馅饼,———张三中了彩票,四十万。
有钱了,张三想要干的第一件事不是相个漂亮能干媳妇,也不是买车,更不是建楼房。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出口恶气,好好耍耍李四,叫他丢丢面子。
李四是秦村有名的能干人,开的小车,住的三层楼房,整天穿得西装革履,干部似的。
张三和李四是同学。张三没爹没娘没老婆,更没楼房,也没小车,穿得皱皱巴巴,照李四的话说,城里捡破烂的都比他穿得整洁。
李四是这个世界上张三最受不了的人,从小就受他欺负,动不动脑袋上就要挨他的爆栗,屁股上遭他的脚踹。长大了,李四不再动手打人了,却老是拿言语糟践他,有时候还故意做出些行为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
比如说吧,见了张三,不管人多人少,李四总爱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说,张三啊,你也该长个心志,争口气了,你瞧瞧,现在咱们村谁还像你过得这么凄凉呢?没钱买衣裳,水总是不要钱的吧,麻烦你费点心思把衣裳洗干净点好不好?要不就关心热切地说,张三啊,出门挣点钱吧,不管老的丑的,弄个女人回来吧,你张家的香火,总不能断在你手里吧……
更叫张三可气的是,李四还时常把家里吃剩下的米、面条、菜油什么的弄来送给他,还有他女人不要了的衣裳,要张三千万不要讨口子嫌馊稀饭,有的穿就不错。有一回张三好不容易求媒婆给他介绍了个女人,正在吃饭的时候,李四来了,拎着些米、酒和肉,还有一口袋旧衣裳,说了一大堆叫张三无地自容的话。末后,李四掏出一百块钱来塞给那个女人,说什么“现在张三的日子是过得差些,但是在大家的帮衬下,总会好起来的……”结果那个女人的嘴巴撅得可以挂住三个油瓶,一场本来还可能有希望的婚姻就这么泡了汤。

李四还动不动就吆喝张三给他干活,什么给轮胎打气,什么铺路,什么擦洗车身,什么粉刷墙壁。李四当然不会叫他白干,他给钱,给得还不少。但是李四给钱的时候总不会立即就把钱送到张三手里,他得说一大番话。话还是那些老话,态度诚恳,语重心长。好多回张三听见李四大声武气地吆喝他,就不想去,但是两腿还是不由自主地带着身子屁颠屁颠去了。没办法啊,人一穷,志就短。
张三确实受够了。

现在张三有钱了,四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张三再不用受李四的窝囊气了,李四也再丢不了他的脸面了。
现在,张三要给李四点窝囊气受,要丢丢他的脸面了。
你不是不得了吗?我就要使唤使唤你,糟践糟践你!叫大家都知道,现在变天了,你李四在我面前也成了个没面子的人了!
张三要李四给他把他家的茅坑除了,他给五千块钱。
除茅坑,秦村人也叫“掏大粪”,苦不说,还累,而且臭。这活儿大多是自己干,因为没谁愿意帮这个忙,都嫌丢份儿。起初张三还以为李四不会答应。谁知道李四听说后,很高兴,说,好,先给钱吧。张三心想你答应了,还赖账了不成,就给了钱。
李四并不急着干活,开了车去街上了。没过多久回来了,跟着来了辆车,车上跳下几个人,这些人穿着长筒胶靴,戴着口罩,扛着铲子推着推车去了张三家的茅坑。还没等张三回过神来,那些人就把茅坑除得干干净净的了。
李四摸出张三刚刚给他的一沓钱,发名片似的潇洒大方地给那几个掏粪的每人一张。
那些人道了谢,车子一溜烟离开了。
李四拍拍手里余下的一大沓钱,语重心长地跟傻眼了似的张三说,张三啊,你现在有钱了,可是有钱也不能这样使啊!这叫糟蹋!掏个茅坑值得了五千块吗?咳,也是,你刚有几个钱,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花。这还剩四千五,我就教你怎么花钱吧!张三,你可得学着点啊!
说着李四叫住前来看热闹的村长,说,村长,你不是说咱们学校的窗户要装玻璃吗?这不,我刚从张三那烧包货手里挣了四千五,捐了!
第二天,邮递员送来了报纸。报纸上有两则消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则的标题是“新农村新鲜事,秦村人请起了掏粪工”,另一则的标题是“古道热肠,好人李四捐资助学”……
报纸传到张三手里,张三看得两眼愣愣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